莼菜头

叶喻享有永不BE权

 

【叶喻】Black Heart

无料里的文,放出来混更下><

Black Heart

1

 

喻文州打开电脑,登上荣耀。

角色载入,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术士,索克萨尔。上一次登录还是在高三模考之前,太久没接触到键盘,让他有些不适应,操作着角色走了几步。

小术士一个趔趄,对着空气发了个技能。

喻文州处理了邮箱里的好友申请、私信,公会蓝溪阁频道里的消息也早就刷到了999+。他把进度条往上拖了拖,就放弃了看聊天记录的打算。

此时大家都在频道里发着大哭、撕心裂肺、炸成黑灰的表情,喻文州犹豫了一下,敲击键盘。

索克萨尔:?

频道立刻被“欢迎回来”“高考顺利么”等等的问候消息刷屏,喻文州礼貌地一一回复,又问了一句怎么了。

公会里的玩家们如梦初醒,又开始发崩溃、哭泣、衰的表情,喻文州有些好笑。众人七嘴八舌地解释着,总算让他明白发生了什么。

简而言之,蓝溪阁被杠上了。

     

喻文州在公会不算顶尖高手,但因为脾气好,贡献度也拿得出手,所以在整个公会都受欢迎。很快又有人小窗给他详细讲了一遍,他才明白了现在的情况。

荣耀还是个新游戏,开放注册也没多久。蓝溪阁是最早成立的公会之一,现在公会有两百多人,算是全游戏里人数较多的。

新游戏的洪荒时期,各路英雄纵横捭阖,占山为王,能拉帮结派成立起公会的都是意气相投的好汉。他们蓝溪阁好不容易占了这块地盘,差不多已经是地主了,居然被一个外来的家伙给挑了。

蓝溪阁的几个兄弟BOSS眼看要到手,被一个高手抢了。

本来新游戏里对玩家下限要求比较低,大家平常杀来杀去不怎么在意,可是蓝溪阁的玩家们不服,追杀了他几次。结了梁子后,现在那家伙见蓝溪阁就杀——

“没人拦得住他?”喻文州好奇。

“他是高手……”大家又开始刷泪流成河的表情。

“没人去谈判么?”

“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他杀了……”

喻文州心想着 “居然有这么不讲道理的人”,一面发问:“那位ID叫什么?”

 

“一叶之秋。”

 喻文州操作着索克萨尔环顾了四周。

“不会这么巧吧……”他嘀咕着,犹豫着要不要把公会名称设置隐藏,正在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

喻文州转头:“你……”

ID一叶之秋,职业战斗法师。

通过系统角色的面孔似乎都能看出对方浑身上下散发的煞气,ID还是个红名,大概是蓝溪阁壮士们的鲜血染成的。喻文州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头顶冒出个文字泡:“新来的?”

索克萨尔往旁边猛趋了一步躲开突然捅过来的战矛。

喻文州手下生疏,难免慌乱,交手了几分钟后几乎有些痛苦了:“你还真上来就打?”

那边没反应,喻文州又说了几句,想到对方可能没开声音——虽然玩荣耀不开声音会影响判断,但也不排除有些有个性的高手。

索克萨尔被压制得很明显,一记龙牙已经让他陷入僵直状态。喻文州放弃了几个操作才打出俩字:“住手!”

对方文字泡:“?”

喻文州心下几个念头急转:“我得罪你了?”

“蓝溪阁得罪我了。”

“杀多少人你才肯收手?”

“新来的怎么也得杀一次吧。”

对方语气十分无耻。喻文州平常涵养很好,此时也难免怒气上涌,索克萨尔搓了个读条,被打断了。

“哎呦,还会玩战术,骗我说话好发技能?”对面发了个笑眯眯的嘲讽表情。

喻文州一面打开公会频道求助,一面努力应付着一叶之秋的攻击,奈何语音交流完全无用,只能靠打字。他很久没玩,打起来也很吃力,过了没一会儿索克萨尔就被放倒了。

灰色视角里看到对方还颇有兴致地点评了一句:“意识不错,考虑来加我们公会吗?”

“……”喻文州面无表情。

回城后,索克萨尔居然收到一叶之秋的好友申请。

不仅杀人,还挖墙角。喻文州毫不犹豫地点了拒绝。对方倒是挺坚持的,又发了一次申请。喻文州思考了一会儿,点了接受。

“你总不会接受了就骂我几句然后拉黑吧?”

“正有此意。”

“呵呵,不服?”

“……”

“新加蓝溪阁的吧?”对方秒转画风,卖力安利,“我们兴欣也是一家很有希望的公会,加你一个正好六个人,少年要不要来感受一下直接当公会高层的感觉啊?”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叉掉了私聊对话框。

 

 

“我也被杀了。”喻文州在蓝溪阁公会频道里说。

这句话又引发了一波刷屏,大家发了各种同情和抱头痛哭的表情。

“一叶之秋还有个公会叫兴欣?”喻文州说,“之前你们没提。”

蓝溪阁众人一搜,果然,是昨天才建立的公会,一叶之秋是会长。

“他们只有五个人,我们要报复他,见兴欣的就杀。”

蓝溪阁里的玩家们石化了。

“索克好可怕……”“霸道总裁风啊……”“杀气,我看到了杀气!”

一个玩家弱弱提了一句:“如果那四个人也都是高手呢……”

一时间屏幕又被“衰”刷满了。一个一叶之秋就让他们承受不了,再加四个高手,蓝溪阁这是要完。

况且,五个玩家人数太少,目标很难追踪,大家来玩游戏也不是专来杀人的,抽出时间放松打个游戏都紧张得要命,练级都练不好了。

喻文州等大家平静下来,在频道里慢悠悠敲出一大段字。

 

索克萨尔:我也觉得再正面互相杀没什么意义,来不及和他讲道理就会被直接杀死,可见要取得对方信任很难。一叶之秋刚刚邀请我加入他们工会,我想如果我加进去,得到他的信任,也许能伺机而动。

 

这个卧底的想法引发了公会的一阵热议,大家都觉得可行,只是大号当卧底未免太尴尬了,要败露了名声也不太好,最后就成了——“索克你用马甲吧!”

喻文州略一思索:“好。”

 

2

 

R大,自习室。

叶修的笔记本屏幕上荣耀游戏光影变幻,战斗法师身遭炫纹环绕,小怪们飞溅着血花倒下。这时右下的消息提示突然开始闪动。叶修点开,跳出好友申请和公会申请。

“灭神的诅咒”,一个已经转职的35级剑客。

叶修迅速点了通过。

正在此时,他身后传来压低声音的怒骂:“混账,你又在自习室玩游戏!”

“我又没开语音。”叶修说着,转过身,瞟了眼后座的舍友魏琛桌上摊开的书本。

“你怎么还在看这一页?”

“明天考试啊……”

“你页码都没变,有那么难吗?”

“就你话多。”魏琛悻悻地踹了一脚叶修的椅子,突然盯着叶修的脸不放。

“你怎么一脸猥琐的笑?”

叶修摸了摸嘴角:“哪有?”

“压都压不住还没有,你小子又干什么坏事了?”

“刚刚帮咱们公会招了个新人。”

“又祸害谁了你?”魏琛闻言也露出坏笑,“我说,你这几天在游戏里这么挂着红名四处杀人,吓跑新人还来不及,居然会有蠢蛋慕名而来?真是狼狈为奸啊!”

“话真多啊你。再废话把我书还来。”

叶修懒得指摘魏琛说的“狼狈为奸”其实形容他和自己更为恰当,直接发出威胁。

“玩你的去。”魏琛立刻投降,仍然不甘寂寞地从叶修肩上瞄着笔记本的屏幕,“新来的是萌妹子吗?”

叶修呵呵笑:“是挺萌的。”

两人虽然低声交谈,却已经招来安静自习室内不少同学的侧目而视,魏琛再想探知详情也只得收敛。

已是大三期末,叶修在荣耀游戏上花的时间却有增无减。

这个开服不久的游戏在年轻人中相当流行,热爱各种竞技游戏的叶修更是不甘落后,在淘宝上网购了适配笔记本电脑的登录器后,一口气玩了各色职业七八个马甲,其中本尊战斗法师“一叶之秋”已经练到了39级,在等级榜上赫然居于前列。

 

喻文州加入兴欣公会,没几天就和一叶之秋混熟了。

荣耀游戏虽然开服不久,但由于公会之间的竞争太过激烈,安插卧底一事早有先例。除了极个别的奇才能混到对方公会高层,一次搬空仓库搞垮整个公会,卧底通常是起到眼线的作用。隐藏BOSS的位置,新研究的打法,都要依靠卧底通风报信。

虽然无耻了点,但游戏本来就不需要太高的道德水准,更多时候是公会之间各派间谍。间谍之间的博弈也成为了公会竞争的一部分。

喻文州也不是没有动过兴欣公会仓库的心思,只是兴欣实在是一贫如洗,连会长一叶之秋身上都没有成套的紫武和像样的橙武。

一叶之秋倒是大方,他一来就给了他副会长的权限,可惜这个公会高层的身份名存实亡——完全无用武之地啊!

“咱们公会仓库挺空啊。”喻文州假装若无其事地和一叶之秋提过。

“是啊,所以我们要多多努力啊!”对方回答着,一面清扫着副本里的小怪。

喻文州吐血,自己到底是当卧底来了还是打工来了?

当初一叶之秋招募他大号时,说的是公会加他六个人。没多久喻文州就发现,频繁上线的也就一叶之秋一人。他们两人形影不离地下了几次副本,灭神的诅咒很快变得和一叶之秋一样臭名昭著,连世界上都时常有人点名叫骂。

“也没干什么啊。”

喻文州无奈地私聊一叶之秋。

“习惯就好。”对方回答。

喻文州汗了一下,没多久看到私聊窗口又跳出来一句:“副本记录都被咱俩占了,被嫉妒是正常的。”

“这样啊。”喻文州回复,“我还以为是因为你红名呢。”

“那也有,一般都来私聊骂我了,你看不到。”

喻文州没忍住笑了起来。

和一叶之秋一起打游戏出乎意料的轻松,材料和装备之外,副本记录给的丰厚的经验奖励让他这个小号等级飙升,几乎超过原来的大号。

 

正当喻文州觉得和一叶之秋一起下副本相当安逸的时候,他们两人在副本门口遇到了蓝溪阁的队伍。

这几天喻文州一直在给公会汇报着一叶之秋的位置,避免了许多正面交锋。这次却因为蓝溪阁的人抱着侥幸心理,觉得刷完副本还来得及跑路,在门口被一叶之秋堵了个正着。

荣耀游戏的设定是语音音量由距离决定,要出声提醒必然会被发觉。

喻文州刚给蓝溪阁众人发去一串感叹号,一叶之秋却是已经一抖战矛,迎了上去。

“巧啊!”

一叶之秋说着,发了个笑眯眯的表情。

蓝溪阁众人当然没有这样轻松愉快的心情。

喻文州来兴欣卧底虽然不是人尽皆知,和他交情好的几个固定队友却是知道的。现在来副本的正是和喻文州熟悉的几位高手,蓝溪阁的会长也在其中。

喻文州无法做出明显的牵制动作,只好操作着灭神的诅咒上前,两边人马形成对峙的态势。

六打一,胜算是多少?

蓝溪阁众人心里紧张地盘算着,一面用说话拖延着时间:“PK去竞技场?”

“那可不行,我们这儿有新人要照顾。”一叶之秋说着问灭神的诅咒,“PK过吗?”

“没有。”喻文州装傻。

“你上去试试,打不过我来灭了他们。”一叶之秋说。

“还是大神上吧!我来打扫战场。”

喻文州不动声色,向前迈了几步,并不动手。

一叶之秋转换视角睨他一眼。

——这家伙平时没见叫他“大神”,此时配合“灭神的诅咒”这个ID,听起来有点针锋相对。

喻文州不知道对方的胡乱联想,却是权衡着为了这一次争斗暴露卧底身份,是否未免太不划算。

此时喻文州给灭神的诅咒选择的站位很是巧妙,恰好在一叶之秋斜前方两个身位格,卡在两队中间。这在一叶之秋的视角里是踊跃御敌,蓝溪阁众人却是心知肚明,这是要给一叶之秋拖拖后腿,让他们有机会逃跑。

真是太惨了,蓝溪阁队伍频道里排队刷着泪流满面的表情。

喻文州此时心中也纠结非常。一叶之秋摆明了态度要他上去砍人,这要是荣耀游戏里有假摔,他肯定刚刚上前的时候就倒下了。

假装接电话?假装断网?喻文州思考着各种下线遁的方法,

局面还僵持着呢,系统上滚动了一条消息,野图BOSS刷新了!

 

3

 

“你们不去抢BOSS?”

蓝溪阁这边弱弱地问了一句。

“不急。”一叶之秋完全没有让道的意思,言下之意是反正没有你们急。

蓝溪阁众人的确比较急。

兴欣是小公会,就个位数的成员还只有两个人在线,即使抢到BOSS也没能力杀。他们就不同了,蓝溪阁还有几十人马还等着他们调派指挥呢!

几位高手就差说快杀我们一遍让我们走吧……

但回想过来,升级经验还在其次,万一被爆出装备就得不偿失了,只能继续僵持。

“想不想去拾荒?”这边一叶之秋私聊着灭神的诅咒。

“……”喻文州回复了一串省略号。

“你不是嫌公会仓库太寒碜吗?”

“……”喻文州无语了,居然锅都被推过来了。

抢BOSS还属于人们的接受范围,毕竟还要靠实力,拾荒者在游戏里就是人人喊打。

喻文州转念一想,去拾荒是给眼下这几个人解围,而且他顶多给一叶之秋打打下手,仇恨的大头还是一叶之秋。就算灭神的诅咒名声臭了,也就是牺牲一个小号。

更何况这个小号还挂着兴欣公会的名号。

于是喻文州回复道:“那赶紧,晚了抢不到好东西了。”

“很有前途啊英雄,”一叶之秋表扬道,“迟点再去,等去抢BOSS的人都剩血皮了,拾荒比较省力。”

这家伙真是完全糊弄不过去。

“怎么拾荒啊?”喻文州假装很有兴趣地询问。

“背后插刀,捡了就跑。”一叶之秋答应得毫不含糊。

“被追上怎么办?”

“跟着我就行,我怎么跑你就怎么跑。”

一叶之秋一边说话,一边却是转动着视角留意着对面蓝溪阁五人的动静。

两个人说着,蓝溪阁的元素法师吞风葬日却是忽然迈前一步,向灭神的诅咒发起了攻击。

“哎呀!”喻文州极其诧异地叫道,灭神的诅咒开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很快也是稳住了阵脚,两个人一板一眼地交起手来。

喻文州的发挥中规中矩,虽然不紧不慢地放着技能,却丝毫没有放水的迹象。

一叶之秋在旁边冷眼看着,像是要打定主意按前言所说,等灭神的诅咒打不过再上前相帮了。

此时蓝溪阁另外四位摆着观战的姿势,却也是没有上前。

在野外发生这么有节操的一对一PK相当罕见,一般都是一拥而上,以多欺少,就算说好了一对一也会翻脸赖皮——这都是网游玩家们习以为常了的。  

这边灭神的诅咒和吞风葬日还未分出胜负,蓝溪阁的其他四个高手身影却是齐齐闪了闪,原地消失了。

 

这当然出于喻文州的安排。

他和一叶之秋交流的时候就在同时在给蓝溪阁的队伍交谈,并帮他们做出牺牲一个元素法师,给其他人争取下线遁的时间的计划。

虽然强退游戏再登录还是会出现在原地,有心的人可以一直守在这里,等仇人上线了再杀,但喻文州相信一叶之秋没这么多时间耗费在这个上面。

倒不是说一叶之秋不可能这么幼稚……喻文州心里想着,却又忽然有些不确定了起来。

不过有他这个卧底在,要避免被守尸还是不难的。

“真是狡猾。”一叶之秋嘟囔着,加入了战局,一个天击将元素法师挑成了浮空状态。

“安息安息。”喻文州心中默念,安静地补着刀,送可怜的自家兄弟尽快去往复活点。

吞风葬日倒下了,却也没有爆出什么值钱的装备。一叶之秋操作着角色将地上的钱袋捡了起来,向灭神的诅咒怀里一塞,意兴阑珊地说:“走吧,拾荒去。”

喻文州轻吁一口气。

他收回了之前当卧底轻松的感想,这真是门技术活啊!

“叹气干什么?”一叶之秋突然把视角转过来。

喻文州狂汗,这都能听得见?

“没什么。”他掩饰着,快步跟上一叶之秋,“快拾荒去吧!”

这语调都有点欢欣鼓舞了,一叶之秋闻言也加快了脚步。

两个人步履匆匆地赶到了抢BOSS的战场,一叶之秋却是一猫腰躲在了矮墙后面,并示意灭神的诅咒也跟着躲过来。

这点操作对于喻文州当然不在话下,当即也是一猫腰,和一叶之秋一起躲了起来。

 

“啧啧啧,祸害新人啊!”

叶修的寝室内,魏琛眼睁睁地看着一叶之秋和灭神的诅咒两个人躲在战场边缘,而专心杀着BOSS的人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的临近的样子,不禁感慨道。

“新人想来拾荒的。”叶修很是无辜。

“还不是你教坏的。”魏琛毫不客气地揭穿。

 

叶修早在魏琛凑过来的时候就眼疾手快地拔掉了耳麦的插头,这些对话自然是没有落在灭神的诅咒耳中。

“不过这个新人挺有潜力啊!”魏琛说,“你看人倒得了老夫几分真传。”

“操作一般。”

叶修自动忽略魏琛占便宜的话,操作着一叶之秋杀了上去。

杀BOSS的玩家们此时正被残血的BOSS打得东倒西歪,满血满蓝的一叶之秋突然跳出来,自然是威风无比,杀进杀出。一时间许多残血玩家都成了矛底冤魂。

死亡视角变灰,随即角色会被送往复活点,却仍然可以看一眼自己被爆走的装备。于是不幸挂掉的玩家就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剑客从矮墙后面跳出来,无情地掠夺着掉了一地的装备和稀有材料……

视角再不好,也能辨认出剑客的ID,很快就有人咒骂出声。

灭神的诅咒!

 

 

4

 

这次战斗过后,专门有人在荣耀游戏论坛开帖,挂一叶之秋和灭神的诅咒这对狗男男。檄文洋洋洒洒写了几千字,反响也非常激烈,众多玩家群情激奋,联合起来追杀这两个人,甚至有人上书游戏公司要求封禁账号。

拾荒虽然为人不齿,按照游戏规则却是属于野外PK的一部分,被爆出装备只能说技不如人和运气不好,游戏官方对此当然是放置不理。

而在后续的游戏更新里,荣耀却是增加了对红名的惩罚力度,还增加了绑定装备的设定。这是否受到他们二人的影响未有定论,拾荒的行为的确是被大大打击了。

网游里的围追堵截叶修早已习惯,而喻文州因为披着层马甲,也并不在意。

 

高三的暑假虽然闲暇颇多,还是有查询分数、填报志愿、领取档案等事情要操心。等到喻文州收到R大的录取通知书,已经七月将尽,离新生军训开始的时间都相去不远了。

而一叶之秋在兴欣和蓝溪阁争夺BOSS的活动中又出现了几次之后,却是忽然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

荣耀游戏因为太受欢迎,很快增设了新区,由于老区服务器的问题,还出现了几次无法登陆的状况。新的地图、技能调整、新的装备和副本,每时每刻都在刷新玩家们的视野,一叶之秋和他带来的腥风血雨的神话,都很快被遗忘在了脑后。

对于蓝溪阁来说,要面对的是开荒新BOSS、招收新人的压力,和其他公会争夺地盘、竞争资源,更是从开服至今都没有停止过的战争。

当时给整个公会带来灭顶之灾的人,现在看来不过是建设初期遇到的微不足道的困难。

敌人不上线,喻文州自然也没什么登录小号的必要。

 

R大的迎新是各个院系都有长桌,会有学长学姐坐在桌后,指导新生该去领什么东西和办什么手续。

这活一般是大二的同学来干,因为人手不够,开学已经大四的叶修也被抓来凑数。他本来就性格懒散,此时更是在桌前贴了一张学校派发的新生贴士,每当有新生来问,就是一指那张纸让别人自己看,自己却是抱着笔记本玩起了游戏。

“一叶之秋?”

旁边传来一个声音。

叶修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你又开始玩荣耀了?”

“是啊。”

“怎么这么久没登录?”

“暑假做项目封闭一段时间。”叶修终于是抬头瞄了对方一眼,道,“你也玩吗?”

“嗯。”对方回答。

“被我杀过?”

“……”

对方沉默片刻,尔后无奈点头:“是啊!”

叶修笑笑:“不会还记仇吧!”

对方眯着眼睛笑,不答。

“你是新生?”叶修接着问道,“宿舍分了吗?”

对方点点头,递过来一张表格。

“哟,和我住一起啊。”

“……那要请学长多多指教了。”

叶修瞄了一眼姓名,“你这姓挺少见。”

“哦,学长贵姓?”

…………

 

两个人的交谈中,叶修学长并没有注意学弟的手机因为QQ消息疯狂震动着,一行行消息滚动刷新。

蓝溪阁的公会QQ群里排队艾特着索克萨尔:“一叶之秋回来了!”

 

看来卧底的计划要一直进行下去了。


  183 12
评论(12)
热度(183)

© 莼菜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