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菜头

叶喻享有永不BE权

 

【叶喻】涸泽 一

 @七大头


  叶修在世界赛过程中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曝光度。

  不知出于何种补偿心理,在叶修刚愿意出镜那会儿,总有长枪短炮对着他猛拍。到了世界赛初期,这种热度还没消散,可是记者同志们的热情渐渐敌不过叶领队哪儿都能出镜的神秘buff。“每采访三名队员能集齐一个叶修”——这句吐槽在微博广为流传。

  除了黄少天这种乐意一个人说上一个钟头的特殊人才,大多数国家队员们也渐渐习惯找叶修挡驾。比赛节奏紧凑,压力又大,采访成了额外的负担,不用上场的叶修就成了最好的挡箭牌。到后来每场比赛后记者们都只能见着叶修的脸,叶修似笑非笑,睁着眼睛说瞎话,把记者们堵得问题问不下去,痛不欲生。

  中国队拿了冠军,叶领队又是第一个从场馆里出来的,冲记者们气定神闲地一笑。

  记者们欲言又止地问是不是又只能采访您啊?

  连稍微关注这场赛事的外国友人都能认得Ye God这张脸了。

  叶修对此心知肚明,往旁边让了让,世界冠军们鱼贯而出。

  对着记者,叶修只简短地说了几句,和尘埃落定之前那几句也并没有相差多少,不过多了几分“我早就知道我们会赢”的得意。

  记者们急着采访场上表现精彩的队员,叶修急着找地方抽烟,正要双方得便地告辞,叶修一转身,看到喻文州在记者堆里,正朝自己这边望。

  那微微含笑的表情,像是询问又像是理解。

  叶修咳了一声,想抽烟的感觉愈发强烈了。

  喻文州最后一场没有上场,本来也不应该是采访的重点。奈何他最善应酬,又是战术核心之一,遭受到的采访火力相当猛。等到喻文州推开门——两人再碰上面,叶修已经在吸烟室呆了半个钟头。

  “过瘾吗?”喻文州问道。

  叶修呛了一下,把快要燃烧到尽头的烟蒂从嘴里摘下来。

  宾馆的吸烟室设计的是单人单间,空间说不上大。喻文州不抗议被熏,叶修也乐得不熄烟。他想着喻文州还没无聊到管到他抽烟上头,果然听见喻文州补充道,“我是说采访。”

  “过瘾啊。”叶修怏怏地说,“十几天把十年的份都补上了。”

  喻文州听着叶修继续半假半真地抱怨:“有些记者真是挺难对付,但凡透句实话,一定搞个耸人听闻的标题出来,什么领队断言下一场韩国对手潜力非凡,中国队面临出局,我看了都觉得必须得把我工资扣光。”

  “打韩国那场的确很激烈。”喻文州说。他脸上的笑容有些幸灾乐祸。

  比赛期间所有队员的微博都交给专门团队运营,只有叶修有机会看一看反馈,那次的采访视频一出来,叶修的微博底下成了重灾区,一群蜂拥而来的粉黑掐架。这件事让叶修说话更谨慎了,虽然职业选手心理素质过硬,但遭遇太多的舆论关注,从来不是什么好事。

  叶修眯着眼睛注视着指间燃烧的烟头,“你们比完赛就走了,我呢,就往采访席一坐,把你们几个夸得天花乱坠、驷马难追。”

  “领队成语用得不错啊。”喻文州忍不住笑道。叶修比他想得要从容。

  “那是。小时候语文课造句比赛,我总拿第一名。”

  “体育老师代课?”

  “倒是你。”叶修没接他的梗,稍稍站直身体,“放着庆功宴不吃,跑来吸二手烟干什么?”

  喻文州顿了顿,“代表队员来请领队入席喝酒。”

  “……算了吧。”叶修抬起手背贴在额头上,“上次喝了酒,后来我都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啊?”

  喻文州突然发出一个疑惑的音节,接着怔了会儿,说道,“原来是这样。”

  叶修有些疑惑地看向他,喻文州却已经转身走了。


TBC

  130 18
评论(18)
热度(130)

© 莼菜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