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菜头

叶喻享有永不BE权

 

【叶喻】一个停电的夜晚(全文完)

不好意思,发个旧文补全。。。我喻生快(

都不好意思打生贺tag了!

1

    路灯昏黄。

 叶修猛地回头,路边的草丛传来微弱的窸窣声。

 他凝目注视了一会儿,草丛里传来一声微弱的“咪——”

 他不作声,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纤长草叶在夜风中摇动,过了大约一分钟,又传来一声“喵。”

 “野猫啊。”

 他自言自语道,转过身来走了——用他惯常的那种有气无力的、好像脚跟都懒得离开地面的步子。

 他手里提着个塑料袋,装着烟、泡面、一袋火腿肠:怎么看都像宅男标配,还是不怎么追求生活质量的那类宅男。

 叶修一个人住,二层的单间公寓。这间房子给一个人住也嫌小了些,压根是储藏室改装的,卫生间和厨房也小,好在阳台宽敞,搁得下一张躺椅和一堆杂物,透过落地窗扇望得见夜空。

 他本来住的是公司宿舍,后来因为变故住了小单间,自己颇不在意,关心他的朋友不在少数,总劝他换个地方。他虽然口上一一应承,心里却执拗的很。

 他觉得这里安静,坐在阳台上(抽烟,偶尔不抽),能听得见楼下的脚步声。久而久之单靠听脚步声他就能分得清人了——一楼的啤酒肚的胖子,戴眼镜的小职员,楼上的小朋友总是蹦蹦跳跳的,对门的一对老夫妇固定每天早晚都出去散步。

 他和这些人都相熟,也都说得上话,也就不觉得如何寂寞。

 回到家烧水泡面是固定流程,随即打开电脑忙忙碌碌地敲打。

 三分钟,焖面火候恰到好处。

 等他的手正摸向泡面时——咔,一声轻响,顶灯灭了。

 停电了?

 笔记本屏幕还亮着,但刚刚没插插头,电量也只剩岌岌可危的7%,他连忙晃着鼠标把桌面上的工作顺次保存,然后站起来摸到墙边看电闸。

 不是跳闸,就是停电。

 不过几分钟,笔记本屏幕熄灭,叶修站在黑暗里微微吁气。并非面对停电毫无经验,只是依他的习惯,这么早睡觉是肯定睡不着的……他走到阳台上看了看,整个小区都是黑的,看来不止他一人受害。泡面也没法吃了,他找出手电筒,去卫生间简单洗漱,躺在了床上。

 大概才十点吧……叶修心想。

 几个小时后。

 从阳台上传来的动静特别小,细细碎碎的。叶修虽然在熟睡中,反应也超出常人的敏感,他睁开了眼睛。

 似乎有什么在黑暗里发亮,仔细看又不见了。

 公寓内半晌无声。

 过了片刻,细碎的声响又小心翼翼地响了起来,叶修翻了个身,声音随即偃旗息鼓。

 停电了什么都看不见,叶修心想。手电筒倒是就在手边——顶灯乍亮,刺得叶修一时都睁不开眼。

 阳台外似乎传来有人尖叫的声音,居然恰好这时候来电了。

 叶修暗骂一声,坐起身来, 瞥见一团毛茸茸的东西从眼角窜过,连忙叫道:“哎,别跑啊——看见你了!”

 这话似乎说迟了,他跳下床,三步两步跑到阳台,那家伙仍然不见踪影,“敢做贼不敢当啊?”

 这时候才发现那家伙没跑,正蹲在躺椅上。

 叶修这时候才得以看见这家伙的真容。

 一只……狐狸。

 黄棕色的皮毛其实不太讨喜,容易显得脏,但这只完全没有,皮毛柔顺得跟缎子似的。它老老实实地蹲在那儿,显得特别乖巧,听到叶修的话甚至摆了下蓬松的尾巴。

 这场景着实太诡异了。

 叶修盯着那狐狸乌黑的眼睛研究了一会儿,伸手摸了下它的头,它也不躲,引得叶修恶趣味地想捏下它的耳朵,才逗得这狐狸微微侧了下脑袋,从躺椅上轻盈地跳了下来,缓步走入公寓。

 “你来我这儿干什么?没你吃的啊。”叶修笑道。

 不知怎么的,他居然和狐狸说起话来——仿佛觉得这家伙能懂似的。

 狐狸跳上了桌子。

 “狐狸吃什么?吃鸡?我这儿真没有。”叶修继续说着,突然看到狐狸偏了下头,小巧下颌正对着桌面上那碗没来得及吃的泡面。

 香菇炖鸡面。

 叶修不由大笑起来。

 狐狸抬头看着他,叶修一时恍惚,居然觉得从它脸上看出了特别委屈受骗的表情,心中一动。

 “之前猫叫不会是你装的吧?”他随口说,看到狐狸又凑近泡面碗,嗅了嗅,然后抬起一只爪子捂住了鼻子。

 叶修又被它的动作逗乐了。

 它好像特别嫌弃这泡面,叶修确信不是自己的错觉。

 “你要吃什么?”叶修在桌子抽屉里翻了翻,拎出一张皱巴巴的外卖单,笑得特别坏,“我帮你叫呗?”

 狐狸伸出了爪子,轻轻搭在叶修胳膊上。

 “白切鸡。”

 狐狸说话了。

 叶修,二十三岁,单身。

 曾经的无神主义者。

 2

“白切鸡。”

 狐狸说。

 叶修第一反应是冲上前去揪住狐狸的……前胸毛吼一句“你再说一遍”?

 但他只是猛吸了一口气,眼角抽搐了几下,佯装得特别淡定,甚至挤出了点笑容,缓缓靠近桌子。

 输人可以,不能输阵。

 狐狸蹲坐在桌子上,晃了晃头,抖了抖扑棱的毛。配合叶修的走近,它优雅地走了几步,在叶修面前垂着小脑袋,教人联想到乖顺的家猫。这时候它看上去又像一只无害的正常狐狸了。

 正当叶修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幻听时,狐狸又说话了。

 “我饿。”

 清清楚楚的男声,语气还挺苦恼。

 它又侧了侧头,眼巴巴地望向叶修的右手——那张外卖单已经被他无意识地团成了一团捏在手里了。

 这次它的表情更清楚了,特别委屈。

 混杂着吃惊、疑惑的情绪迅速被好笑取代,叶修舒了一口气。

 他没有放松警惕,只是心下稍微松快些了。

 ——当然,他绝不会承认因为面前这家伙非常小只,看上去没什么威胁。换句话说,他觉得如果狐狸要打架,他还是能一战的。

 “这个点怎么叫外卖啊?”叶修带点商量的口吻,虽然语气有点故作轻松,但基本恢复了平常带点嘲讽的腔调,“有火腿肠,要不要?”

 狐狸看上去在思考。叶修索性抱着手臂,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它。

 妖怪。

 “咕噜肉。”狐狸说。

 叶修:“……”

 “叉烧。”

 叶修脑中正高速刷屏巨大弹幕“妖怪哪跑”迅速被“我要吃肉”取代了,伸手扶住了桌子。

 为了掩饰内心,他扶着桌子,坐了下来。

 “天亮了买给你吃。”他说。

 他不仅不知不觉地接受了狐狸会说话的设定,还向吃货妥协了。更严重的是,本来他晚上也没吃,现在被狐狸一说,居然特别饿,想吃肉。

 真可怕。

 “先睡会吧。”叶修轻声说,忽然发觉自己怎么对妖怪这么温柔?于是补充,“我去睡了,你蹲着吧。”

 “哦。”狐狸说。

 这家伙怎么能有表情呢?叶修面色阴沉地琢磨着,它刚刚好像在咧嘴笑,现在明显是不高兴了。

 但既然能说话,有表情也正常了。

 叶修想了一遍,觉得逻辑自洽。在他出神的这一小会儿,搭在桌面上的手背被狐狸爪按了按,接着那家伙后腿一蹬,蹿进了他怀里。

 “——喂!”

 狐狸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往他怀里窝了窝,然后尾巴盘起来,闭上了眼睛。

 “你有没有狐臭啊!”

 应该是没有,叶修自己迅速下了判断了。又不禁感慨,果然是妖怪。

 狐狸一声不响,好像就这么睡着了。

 ……还是只大心脏的妖怪。

 不怕我吃了你吗?叶修想。

 “狐狸肉能吃吗?”他说,“清蒸,油炸,糖醋。”

 “妖怪的肉吃了能不能长生不老?”

 他恫吓了几句,只让腿上的毛球缩了缩,反而窝得更深了,最后只好认命地把那家伙抱起来,放在床上,自己躺在了一边。

 他熄了灯。

 距离天亮还有三小时。

 距离叶修发现自己旁边躺了个不认识的男人还有三小时零一分钟。

 

3

    叶修是被冻醒的。

 本来他也已经在将醒未醒的边缘。算作生活习惯中的一种,他虽然属于昼伏夜出的夜猫族,但如果在睡前刻意暗示自己何时醒来,就几乎能精准掐点,百试不爽。

 而这次睡前,他大概是做了许多“天亮就出门买肉”的自我暗示。

 还在夏末,深夜已是露重风凉,夜风从敞开的阳台门灌进来,几乎令人瑟瑟发抖。

 不过最主要的是因为他身上的被子不翼而飞了。

 叶修意识还未清醒,记忆朦胧地描画出夜里聊斋般诡异的景象,其中最骇人的部分猛然闯入他的脑海,像一根弦忽然拉紧,令他惊坐起来。

 他醒了,彻彻底底。

 他不算宽大的床的另一侧被占领了,一个裹着被子睡得正香的陌生人。

 叶修感觉自己大脑卡住了,甚至觉得如果将思考过程实体化,他一定能听到自己大脑“咔、咔、咔”缓慢转动的声音,像一台用了十几年的破电脑。

 混乱状态导致他只能进行最基础的思考:他的床。

 他的被子。

 不认识的人。

 会说话的狐狸和忽然出现的陌生人,这令他立刻产生了联想,就算是叶修这时候也不淡定了,忍不住骂出了一句“我靠!”

 那人没有醒,只是在睡梦中动了动,把被子裹得更紧了,只露出个脑袋。

 叶修本来睡在床内侧,要下床势必要从他身上跨过去,他轻手轻脚爬得离那个家伙远了些,一伸手把插在床沿的那根鸡毛掸子拔了出来,握在了手里。

 不算什么武器,只能假装壮胆。

 他动作轻巧地跨过那人下了床,转身扫视屋内,又走到单人沙发背后找出个网球拍,挺重一个握在手里,令自己安心不少。

 叶修回到床边,目不转睛地盯着睡着的人看了一会儿。单从相貌看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年轻,闭着眼睛一脸无辜。

 怎么会有二十来岁呢?叶修暗暗忖度,就昨晚那只狐狸的智商,不知有没有年满五岁。

 叶修盯着盯着,心思有点跑偏。如果这人真的是狐狸变的……被子下面不会是光的吧……熟睡的人忽然睁眼了。

 叶修一个激灵,鸡毛掸子和网球拍都举了起来,“别动!”

 那人果然没动,眨了下眼睛,叶修又虚张声势地挥了挥手中的武器,一小片鸡毛从鸡毛掸子上飘落下来,旋转着悬浮在两人之间尴尬而静默的空气中。

 “扑哧。”

 叶修现在确信这人一定是狐狸变的了,笑容和夜里那狐狸如出一辙。

 叶修看着笑得一脸欢实的人竟然觉得有点无奈,幸而他平生绝艺一种是给丢脸的自己找台阶下,他不动声色地抬起的胳膊放了下来,“你是谁?”

 等了好一会儿那人才不笑了,一开口又是放大招,“你不认识我了?”

 我靠。叶修差点骂出声。

 “你……快说。”

 “借套衣服成吗?”

 那人答非所问,顾左右而言他。

 “再不说我报警了。”

 “好说。”那人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球,“我是……哎,你答应天亮买白切鸡给我吃的。”

 “狐狸变的?”叶修冷着脸,把他刻意省略的那部分补全了。

 “嗯……”

 他含糊不清地嘀咕了一声,又往被子里缩了缩,“衣服?”

 叶修心想,这莫名其妙的讨债感是怎么来的啊?

 

4

    叶修走到阳台抽完了一整支烟。

 他从衣柜里找了一套衣服——那人缩在被子里不停地道谢——又体贴地帮忙把窗帘都拉上了。他思路刚厘清了些,就听见背后传来响动。

 玻璃门被推开了,年轻人走上阳台,朝他伸出手,口中连声说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叶修满腹狐疑地伸出手,被年轻人抓住手指晃了晃,俩人算是握了个手。

 年轻人和他身高相仿,穿着他的衣服恰好合身。

 “你穿着不错。”叶修简短地评论道。

 年轻人立刻接口,“是您挑衣服的品味好。”

 叶修自顾身上的老头背心,心里默默给他记了一笔。

 这无疑这是个挺善于社交的家伙,从他的笑容到说话方式,都颇有分寸、礼数周全,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也是一流。

 如果叶修不是在此情此景遇到这个年轻人,也许会乐意交个朋友……但这家伙是个妖怪。叶修想。

 在叶修毫不掩饰的审视目光下,年轻人镇定从容的面容总算出现了一丝波动,显露出稍稍局促不安的样子。叶修从心底冷笑一声,又点了一根烟,吐出一口烟雾。

 “什么来路?”

 “呃……”年轻人顿了一下,“说来话长。”

 叶修抽着烟等下文,但这人说完了就跟他玩沉默。好在他也不是特别关心——对于一些杂事,他总是持有极有限的好奇。

 “不想说就算了,”叶修叹息,“名字总有吧?”

 年轻人歉然一笑,“喻文州。”

 “叶修,叫我叶哥就成。”叶修笑笑,“别‘您’来‘您’去了。”

 这两种称呼分不清哪种更占便宜些,喻文州也不拆穿他,微微笑了一下。

 “饭点了,我请叶哥吃饭吧!”他说,“昨天真是抱歉。”

 他不说明为何抱歉,叶修也不提。夜里的狐狸大变活人和同床共枕被两人默契地揭过了。

 叶修瞥他一眼,“你带钱了?”

 喻文州解释,“我记得银行卡号。”

 “行吧。”叶修也不拒绝,他忽然想起聊QQ时有人总是喜欢发的一个表情,“你吓到我了,赔钱”,不觉笑了起来。

 喻文州有些好奇地瞄了他一眼,在叶修目光投过来时又恢复了一脸正直。

 早晨没几家店铺开门,叶修熟门熟路领着他找了家小餐馆。

 “变成狐狸就智商掉线?”叶修一路上听喻文州半遮半掩地解释,大概把情况弄清楚了。

 “不受控制。”喻文州苦笑,“最近才开始的。”

 “每个月都有这么几天?”

 “……差不多吧。”喻文州无语。

 “我好像快要渡劫了。”他凑近叶修,低声说了这么一句。

 叶修被震了一下,不由自主地吐槽,“我懂,成长必然经历的阵痛。”

 喻文州无奈,“你平常都看的什么书啊。”

 “《故事会》。”叶修面不改色地回答,“也看《聊斋》的。”

 喻文州放弃继续交谈了,索性托着下巴等上菜。

 叶修心情愉悦。

 他挺豁达的,没什么偏见,能白吃一顿弥补精神损失当然不错。

 不过从喻文州点的菜来看……他变成狐狸时大概不是智商掉线,只是暴露本能吧?

 

  5

    小餐馆清晨没什么人,上菜很快。叶修对着面前的几盘鸡肉摇了摇头。

 年轻人虽然来历可疑,吃饭的样子却是颇为斯文。叶修吃完了,他还不紧不慢地夹着菜。两人都吃完后,叶修要去上班,扭过头来问喻文州,“要不要钥匙啊?”

 喻文州笑了笑,“不用了。”

 叶修怀疑地看着他,“有地方去?”

 “有。”

 叶修到了公司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前几天就接到通知说要来的实习生终于到了,被分到和叶修一间办公室。叶修瞅一眼,熟人。

 喻文州。

 叶修心里一时刷过好几个意思不太好的成语,等领导出了门,叶修把门插上,“你来这儿干什么?”

 喻文州一脸若无其事,“来工作。又遇到您了。”

 叶修踱了几步走到他身边,“我怀疑你是有目的性地接近我。”

 “巧合而已。”

 “什么居心,说来听听。”

 “是您想太多。”

 叶修呵呵笑了几声,“以为这样就能混进人类内部了?我还有你把柄呢!”

 喻文州看着他,叶修低头从衣服的皱褶里捏出一根黄棕色的狐狸毛。

 喻文州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时候有人敲门进来,叶修走去开门,回头看见喻文州装模作样地把资料竖起来遮着脸。

 叶修虽然不太在意怪力乱神的事情,此时和喻文州共处一室,也难免有些不淡定。他上网搜索相关事迹,最后搜到一个咨询灵异事件的网站,叶修刚一点进去,笔记本就传出一阵鬼气森森的音乐。

 喻文州朝他望了望,叶修迅速按了静音,干笑了几声,“广告弹窗。”

 网站上负责在线问答的专家挂着个中药名,“王不留行”,让叶修觉得特不靠谱。他试探着问了几句,对方一副很懂的样子,说只要狐狸不咬人就大可放心,帮忙狐狸妖怪渡劫也是件好事,分析得有百利而无一害。

 叶修犹疑了一会儿还是问道,“会不会是吸阳气的啊?”

 “那是雌狐。”

 “……”

 下班后喻文州亦步亦趋地跟在叶修身后,叶修瞥他一眼,没有管,喻文州索性走到他身边与他并肩。

 “还跟着啊?我去买烟。”

 “正好我也想买瓶饮料。”喻文州面不改色地说。

 “我已经报警了。”叶修说。

 他举起右手比出捏着毛发的手势——指缝间空无一物,迅速在空中晃了晃又收进口袋。喻文州忍不住笑,叶修的一些举动超出他想象的幼稚。

 好在叶修并没有多少地方要去,等到晚上下班时,叶修出于习惯,又在办公室留了一会儿,抬头看见喻文州也还留在办公室里。

 “你还不走?”

 “等你回家。”

 叶修莫名其妙地听出个省略的“一起”,不禁无奈,“你还打算跟着我哪?”

 “是啊,赖上你了。”喻文州说得理所当然。

 叶修心里想,如果这家伙不总是表演大变活人……也许还真属于他喜欢的那部分人。

 


6

    叶修住处很小,把折叠沙发展开就占满了大部分空间,他转头就看到喻文州望向床的眼神。

 “想都别想,”叶修说,“床是我的。”

 “可以一起睡。”

 叶修正在端着杯子喝水,呛了一口,剧烈咳嗽起来。

 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眼前的人突然矮了下去,地上的衣服里钻出只毛绒绒的小狐狸。

 “服了你了。”叶修说,“我看你是随心所欲想变就变吧?”

 “是随机的。”喻文州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怏怏不乐,“我困。”

 叶修想起喻文州所说的智商下降,蹲下来摸了摸狐狸的脑袋,“是不是还得哄你睡啊?”

 它偏头咬了下叶修的手指,叶修把他提起来,走了几步,打开卫生间门准备丢进去。

 小狐狸牢牢用爪子拽住了叶修的袖口,叶修低头劝说,“你也不想第二天赤身裸体躺我床上吧?”

 喻文州一晃神间已经被丢入了浴缸,叶修出门把地上的衣服抱起来准备也丢进浴缸,看到狐狸盘成了一团,眯着细长的眼睛,已经睡着了。

 叶修把衣服搭在了浴缸沿上。

 第二天叶修醒来,看到喻文州站在他床边,已经是穿戴整齐了。

 “这样不行。”喻文州说。

 “什么不行?”叶修还没完全清醒,听到喻文州继续说道,“这样我没办法渡劫。”

 “怎么,浴缸里有结界?”

 喻文州没理他的嘲讽,熟门熟路地走到桌子旁,从抽屉里抽出外卖单叫外卖。

 “什么时候放进去的?”叶修看得目瞪口呆,这家伙反客为主的速度太快。

 叶修本来生活简单,如今多了一个喻文州,影响不可谓不大。他随性惯了,能做到熟视无睹,可是喻文州大有一住再住的架势。

 “你什么时候走?”叶修问。

 “这样住着也挺不错的。”喻文州说。

 “我这儿又不是收容所。”叶修说,“信不信哪天把你送去解剖。”

 喻文州听他的威胁听习惯了,毫不在意,凑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叶修愣了足足十几秒才反应过来,“……非礼啊。我还得非礼回来?”

 “试试。”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我要渡的是情劫。”

 “你变成宠物狐还有点希望。”叶修淡定地说,“我看着你的脸亲不下口。”

 叶修这些天总是和喻文州一起去上班,又一起离开,在叶修公司里早就成了众口一致的八卦铁证。叶修本来就懒得去辩白,开玩笑的人越来越多,连很久不联系的朋友都来问叶修是不是出柜了。

 没有,但的确同居了,叶修说。

 大家都觉得本人盖章了。

 他在在线咨询网站上继续狂敲王专家,“怎么让妖怪渡过情劫?”

 “和它轰轰烈烈爱一场?”

 “为什么是问号?”

 “我没试过。”

 “我说真的。”

 “亲它一口。”

 叶修心中的小人翻了好几个跟头,最后还是手放在键盘上敲了一行,“……我还是带它上动物园找同类吧。”

 

7

    叶修嘴上这么说,却也只是说说而已,动物园最终还是没去。

 喻文州觉得这样两人凑合住在一起不错,叶修也觉得——叫外卖都不用考虑到不了起送价,选择更多了。对着公司同事的默认他俩伴侣关系,开始叶修还会纠正几句,后来也是放任状态。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喻文州变形的次数越来越少,基本稳定在人类形态了。

 “渡劫过了?”叶修问。

 “马马虎虎。”喻文州说。

 “总觉得我落入了圈套。”

 喻文州承认,“的确是我来找你的。”

 “同一间公司也是?”

 喻文州点头,“我遇到了不错的机会。”

 “现在公司里的人全都说你是我男朋友。”

 “谣言而已,你很在乎吗?”

 “说的是真的就不算谣言了。”叶修说,他坐在椅子上斜睨着站在一边的喻文州,一直看到对方微笑起来。

 “真的?”

 “听你的。”

 灯光下叶修表情看起来非常认真。

 众所周知,情劫是妖怪变人时最难渡过的关卡,非同小可,事关天上定盟、前世冤孽,至少五百年往上的风流牵绊,可见缘分一事,得来容易,求来极难。

 “那你帮帮我呗。”喻文州说,“一次渡过,以防后患。”

 叶修站起来,向他凑近,手放在喻文州后颈把他勾得近了些。

 “别紧张啊。”叶修说。

 “是你在紧张。”喻文州一针见血地指出,“你头偏一点,不然会撞到鼻子。”

 “你怎么不害羞啊?”叶修抱怨。

 “渡劫需要。”喻文州说。

 叶修又挨得近了些,近得喻文州睫毛都扫在他脸上了。

 突然“咔”一声响,两人陷入一片黑暗。

 客厅的灯灭了。

 “停电了?”叶修说。

 “别说话,快亲。”喻文州语气难得有些焦躁。

 叶修依言亲上去,感受到手中忽然一重,再一看喻文州已经变回了狐狸,叶修的手正提着它的后颈。

 “……”叶修面无表情地把它放在地上,嘴里呸了一声。

 刚刚亲到狐狸脸上,满嘴都是毛。

 “失败了?”叶修说。

 小狐狸在他脚边打转,“好像是的。”

 “怎么办?”

 “再等机会。”

 看来他们只好继续同居下去了。


(完)


  301 36
评论(36)
热度(301)

© 莼菜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