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菜头

叶喻享有永不BE权

 

【叶喻】漫游者(07)

和 @郝远远远远远远 的联文,有bug欢迎指出(。

前文:06

7.

 

喻文州用脚尖试探了一下水温。

无论到哪个星系,他都习惯性地将恒星称作“太阳”,阳光下海水碧蓝透亮,温度舒适。他将身体没入海水,划动手臂,试着游动起来。

叶修看来是个游泳健将,不过几分钟已经绕了一圈,游回了他身边。

“这里怎么样?”

“这里不错。”喻文州说。

“考虑留下来居住吗?”

喻文州潜到水底,吐出一串气泡作为回答。

叶修在水面之上等待着,默数“一,二,三……”

他在二十分钟里数到了一千零五十八,喻文州终于从水下冒出了头。

“厉害。”叶修夸赞道,“我都准备好为你做人工呼吸了。”

“我们可以比一比。”喻文州喘着气回答道。

叶修看向他的目光难以言明的微妙。

喻文州被他反复打量着,警惕地游开了一段距离。一种难以言明的冰凉触感落在了他的大腿上,喻文州猛地避开,“别摸我。”

叶修举起双手以示清白,“不是我。”

从水底里索克萨尔号露出了一只银色的机械手臂和显示屏,扩音器里传出喻文州熟悉的活泼声音,“我正在进行清洗。”

“很好。”喻文州褒奖地拍了拍显示屏,“修复进展顺利么?”

“燃料已经采集充足。”索克萨尔号说,“随时可以起飞。”

叶修面无表情地踢了踢它潜在水下的部分,得到一阵抗议的杂音。它的传感器探头愤愤然跳动着,电子眼“咔咔咔”地转了起来,被叶修一巴掌拍灭了。

“这是我的地盘。”叶修威胁道,“没有我的准许,你们离不开地面。起飞了也只会在平流层烧成灰烬。”

“我对此早有心理准备。”喻文州淡定地回答。

“你是我见过的最难对付的漫游者。”

“彼此彼此。”

“我会赢的。”

“我也没打算输。”

他们毫无意义地斗了一会儿嘴,都觉得对方非常幼稚。

白昼几乎和夜晚一样短暂,渐渐太阳向下坠落,海水被光线照得金红。这是一天之中最美的时刻,如果从空中鸟瞰,可以看见银色沙滩璀璨盛放在咸水之畔,建筑物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沙滩上,幼龙从树上摘了一大堆椰子,注意到喻文州的目光,邀功似的晃了晃了尾巴。

叶修将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深情注视着他,“&%¥#(##”。

“……”

“这是情欲第四星的语言。”叶修说,“据说是宇宙中最浪漫的语言。”

“我开了翻译器。”喻文州说着,指了指索克萨尔号仍然举在水面上的显示屏,“你刚刚说的是‘请问厕所在哪’。”

叶修摸了摸鼻子,“我只会几句。”

“还有哪些?”

“‘能给我一些食物吗’,‘谢谢’,‘呵呵’”。

“难以置信。”喻文州笑了起来,“你仅仅依靠这些就渡过了关卡?”

叶修看了他一眼,“原来这么好猜?”

“从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你和我一样。你也曾经是漫游者。”

叶修平静地说,“每个人都会有休息的时候。”

“我想听你的故事。”

“你拿什么来换?”

喻文州没有说话。

“情欲第四星非常友善。”叶修露出些许怀旧的神色,“漂亮姑娘们争着亲吻你的脸颊和嘴唇。他们的礼节比我见过的大部分智慧生物都亲密。”

“出于礼节的亲吻是浪费时间。”喻文州说。

“为了节约时间,”叶修神情暧昧,“需要来点直接的?”

“你可以给我一些示范……”喻文州咕哝道。

正在此时,索克萨尔号浮出水面。太阳已经沉到了地平线上,一寸一寸地消失。

“沙暴要来了。”叶修说,“我们得离开这里。”

水面正在萎缩,叶修拉开舱门,坐了进去,喻文州随之攀了上去,随即听到叶修大叫了一声。

从飞船底部伸出来的机械臂将他抓住了,把他按在一张躺椅上,窥探镜嗖嗖绕着他的身体旋转了几圈,最后停在了距离他鼻梁不足一厘米的地方,清洁程序自动开启。

“这是报复。”叶修抱怨道。

“安静一点,会完成得快些。”喻文州安慰道,拉下了操作杆。

飞船擦着水面起飞,幼龙叽叽哇哇乱叫了一会儿,终于扇动着翼飞了起来,它不满地贴在驾驶舱外部,敲击着舱门示意要进来。

“孩子长大了。”叶修语调欣慰地说。

喻文州按下了加速按钮。


TBC

  40 3
评论(3)
热度(40)
  1. 郝远远远远远远莼菜头 转载了此文字
    温柔地转发。

© 莼菜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