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菜头

叶喻享有永不BE权

 

【叶喻】漫游者(06)

继续日更!

郝远远远远远远:

跟 @莼菜头 大大联文,前文05


06.

 

喻文州顺着扶梯来到第二层,这里有很多房间,都紧闭着房门。

喻文州来回转了两圈,问自己裤腿上的幼龙:“叶修睡哪一间?”

幼龙哼哼唧唧地回答:“左数最后一间。”

喻文州此时不用再怀疑了,这条龙一定是在孵化前就已经有了自我意识,并且很可能跟叶修形影不离、相处愉快。他径直走向叶修的房间,推开门,房内空荡荡的,四壁徒然,连一颗钉子的痕迹都没有。喻文州走进去关上门,毫不在意地在一尘不染的地板上躺了下来,和衣而眠。

幼龙顺着他的裤腿溜到地板上,爬到他的脸前,爪子搭在他的鼻尖上。

喻文州睁开眼。

“妈,你还没有给我取名字。”

“我不是你妈。”

“妈,给我取个名字吧。”

喻文州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缓缓地说:“我想,你应该不需要一个名字。谁会给家畜取名?”

“家……?”

“这里没有吃的,方便食品消耗完之后,我们很快就会饿得发疯。如果叶修总是网购芳香喷雾而不是食物,等你长到一定程度,我们就可以把你吃掉了。”

幼龙面无表情(而一条龙本来就不会有表情)地盯着喻文州,换了一个话题:“给我唱首摇篮曲。”

喻文州清了清喉咙,温柔地唱了一首全宇宙通用丧歌。

幼龙面无表情的脑袋显得有些震惊。

“你为什么这么恨我?”

喻文州翻了个身,背对着幼龙,敷衍地说:“如果你不叫我妈的话。”

“爹地。”

“睡吧,家畜。”

喻文州做了一个梦,梦里他降落在参宿的黄沙行星,徒步穿越了一整个星球的沙漠,从南端走到北端,在那里他找到一座花园,花园里到处都是汤圆树,软糯香甜的汤圆结满了树枝,有一颗熟透的汤圆滚落下来,摔在地上,从里面爬出来一条赤龙。

“妈咪,我好爱你哦。”赤龙对他说。

喻文州在梦里翻了个白眼,一会儿工夫赤龙就长得与他一样高,躯壳从脑门儿裂开,一个男人扒开龙皮走了出来。

“喻文州。”男人轻声唤道。

“告诉我关卡在哪里。”

“那你亲我一个。”

喻文州凑过去亲吻了男人的嘴唇。

“这不算。”男人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上唇,“你得跟我来一个情欲第四星式的舌吻。

“快亲我呀!喻文州!

“喻!文!州!”

喻文州猛地睁开双眼,叶修的脸在他头部上方晃动。

“你醒了。”

“你把我叫醒的?”

“我用一个吻把你唤醒的。你怎么躲在这里?我打开每一个房间门找你,就好像寻宝游戏,最后却发现宝物就在自己床底下。”

喻文州浑身酸痛,从硬木地板上坐起来,活动了一下脖子,“事实上你连一张床垫都没有。”

叶修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喻文州,伸手在墙上按了两下,地板从中间滑开,喻文州跌进下面柔软的床铺里,然后随着床铺升上来。

“……你把床嵌在地板里干什么?”

“我平时也练练瑜伽。”叶修说完把喻文州从床上拽起来,“来,我带你看看外面。”

他们下了楼,走到室外。沙暴停止了,白昼亮得晃眼,叶修掏出两副墨镜,分了一副给喻文州。戴上墨镜后喻文州适应了光线,于是映入他眼帘的是一片蔚蓝的海水,雪白的海浪拍打着银白的沙滩,有一些椰子树长在海边,喻文州看到家畜正在一棵树下守着椰子往下掉。

叶修得意地说:“怎么样,你睡着的时候我建造的。叶神海滩,优质银色细沙,无污染天然大海。”

喻文州不得不承认:“你很厉害。”

“这不算什么,我甚至不用改造昨晚的沙子。想游个泳吗?”

喻文州突然想起来什么:“索克萨尔呢?”

“我不知道,大概在大海中央游荡吧,你不能总是限制它的活动,智能电脑也是有思想的,你该适当让它放个假。”

喻文州转头看着叶修,后者迅速脱掉自己花花绿绿的短袖衬衣,往大海里狂奔:“放——飞——自——我——”

喻文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远处的叶修只剩下结实的背部在海浪里闪闪发光。


TBC

  56
评论
热度(56)

© 莼菜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