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菜头

叶喻享有永不BE权

 

【叶喻】漫游者(04)

郝远远远远远远:

跟 @莼菜头 大大联文,前文03


4.

 

喻文州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警惕地看着幼龙在茶几上奋力地学步。二十分钟后,他的肚子发出了响亮悠长的抗议。喻文州捂住自己的胃部,决定回飞船上拿点儿吃的。离开前他又看了看幼龙,然后从沙发扶手上抓起叶修的外套丢了过去,刚好将幼龙整个盖住。

这下不怕它睁眼了,喻文州这么想着,走出了别墅。

橙色的太阳快落下了,建筑物的影子很长,最远的那一棵梧桐树最顶部的树枝也能够到喻文州的脚面。空气不错,闻起来很自然,跟空气清新剂不同。那玩意儿喻文州曾经买过一瓶,在飞船内使用过一次,然后被他果断地丢进了下一个服务站的垃圾箱。

喻文州打开索克萨尔的舱门钻了进去。要是叶修真的买了芳香喷雾——喻文州摆弄着操纵杆和一些主要按钮,尝试重启飞船的自动系统——他就算手动驾驶也要离开这里。

重启之后的显示屏一片湛蓝,喻文州叹了口气,在键盘上敲敲打打,显示屏中弹出几个选项:检查修复;飞船清理;优化加速。

喻文州伸出食指戳了戳检查修复,选择全船扫描,屏幕上出现了进度条,目前进度0.015%。喻文州站起来走进生活舱,打开自己的食品柜,翻出一袋方便面,起身欲走,又弯下腰来多拿了一袋。

透过船舷的窗户,喻文州发现太阳已经完全消失,替代它的则是无数大大小小闪烁的星星。喻文州走回驾驶舱,又看了看扫描进度,进度条刚刚跳过0.02%。他无可奈何地关闭了舱内的照明,按下打开舱门的按钮。

三秒钟后喻文州用力拍着按钮,将舱门重新关上,一边拼命咳嗽一边打开飞船的远光灯。外面的景象跳入喻文州的视线,使他倒抽一口冷气。

那是一片暴躁的沙漠,狂风卷起沙子剧烈地抽打着船体,白天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了,仿佛一个微型沙盘被幼童踩了两脚,再用力一踢。喻文州刚才不小心呛了满嘴的沙,现在撑在仪表盘上“呸”了两口,发现手掌的触感不太对劲。他打开照明,发现仪表盘上也有一堆沙子,形状细长。他认出那是叶修随手放在上面的花。

叶修正站在自己的住所门内,从监控器里看到一个戴着极端天气专用头盔的男人举步维艰地穿过风沙来到门外。叶修把门拉开一条缝,男人闪了进来,一把拽下自己的头盔,甩了甩自己的头发,细沙瞬间散了一屋子。

叶修关切道:“哎呀,忘记跟你说了,晚上不要到处乱跑,你看,中招了吧?”

喻文州把头盔放下,从口袋里掏出一包方便面,说:“没事,我去拿点儿吃的。这里的夜晚怎么是这样的?”

叶修的目光紧紧追随着喻文州手里的塑料袋,心不在焉地回答:“全球沙漠化嘛,你知道的,头几年我没有注重可持续发展。”

喻文州弯腰在叶修的橱柜里掏出一口小锅,接了点儿水,放灶上点了火,打算把水烧开。

“可这里仍然有能源,虽然它们很原始。”

“水是从地下抽的,燃料是通过……”叶修被喻文州的眼神打断,只好说:“有机燃料。”

喻文州点点头,不再说话。水很快烧开了,喻文州拆了叶修的一套餐具,将干硬的面饼放进精美的白瓷碗里,倒入调料,加入热水,又拿起白瓷盘子将碗盖上。叶修站在桌边静静地看着,直到调料的香味一丝一丝钻进他的鼻腔。

喻文州对他笑了笑,揭开盘子,拿叉子拌了两下,说:“其实我个人不太喜欢这种食品,不过它们总是填饱肚皮的良方。”说完他坐下来,吃了一大口面条,抬起头含混不清地问:“有事吗?”

叶修直挺挺地杵在餐桌旁,最后下定决心似的点点头,转身就走。不到十秒他又回来了,一手拎着自己的外套,一手拎着那条还没睁开眼的小龙。

叶修若无其事地说:“反正那颗蛋也是准备吃掉的,形态不同本质相同,孵出来照样能吃。”说着,他将小龙丢进锅里,抄起胳膊盯着咕嘟冒泡的开水。

这条赤红的幼龙仿佛对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毫无察觉,在滚烫的开水中翻了两个滚,前爪没什么力气地搭上了锅边。然后下一刻,在叶修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它睁开了眼睑。

叶修猛地一个下蹲,躲开了幼龙的视线,喻文州嘴里还含着一口面,茫然地跟幼龙对视了好一会儿。幼龙放开前爪,在水里扑腾两下:

“妈,好热哦。”

叶修还蹲着,脸埋在胳膊里,闷声闷气地说:“你儿子叫你。”

喻文州咽下嘴里的东西,若无其事地说:“应该是在叫你。”

幼龙颤颤巍巍地从锅里爬了出来,一屁股坐进火里,又完好无损地爬起来,趴在灶台边看着地上的叶修。叶修拒绝与它眼神接触,看也不看地站起来,转身面对喻文州。喻文州还在愉快地吃着方便面,抬眼一看,随后一声惊呼:“哎呀。”

叶修反手一抄,从半空把掉下去的幼龙抄在手心里。

叶修背着手说:“我觉得现在没有什么能拯救我的绝望。”

喻文州伸手在衣服里一摸,掏出另一袋方便面,抛给他。


TBC

  59
评论
热度(59)
  1. 莼菜头郝远远远远远远 转载了此文字
    郝远远远远远远:

© 莼菜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