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菜头

叶喻享有永不BE权

 

一次合作/叶喻

《终结者》看多了

我又不填坑,我就瞎写QAQ

——————————————————

 “不介意?”

这声问话打断了喻文州的思绪,他身旁的男人叼着一根未点燃的烟,手指捏着一个打火机,冲他晃了晃。

他点头允可,于是男人唇边燃起一星火光。

“我习惯了。”喻文州说,“以前的队长……”

对面的男人略微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随意地嗯了一声,喷出烟雾。谈话就此没有进行下去。

喻文州一直期待和叶修合作,如今得偿所愿。

任务不算太难,一路的机械人型号都比较老,没有遇到危险。可是想象和现实仍然落差太大,叶修不仅把指挥权全部交给了他——喻文州的确是这次任务的专员,但他是做着听前辈建议从而学习经验的打算来的——连打怪的时候都划水,只有拆分材料的时候提起精神,敷衍的态度令好耐性的他都有些不快。

叶修未必没看出他的情绪,可是不露声色,两人明面上的合作关系摆在那儿,叶修一口一个上级、领导、专员同志叫得顺口无比,喻文州开始还礼貌性地报以微笑,后来发现全是浪费,笑得再多这人也不会多出一分力气。

他早就听闻许多人在叶修手上吃亏,总觉得是因为竞争关系,叶修能力强悍无可置疑,却没想到作为对手的强大、作为队友的坑爹,两种矛盾的属性,叶修居然一应俱全。

“走吧。”

“哦。”

叶修慢吞吞地提着伞站起来,脸色有些苍白,看上去没精打采,“还走这条道?”

“嗯。”

“都听你的,你走前面。”

叶修示意他带路,带路也就是开路,走在前面的人比身后的人更容易受到攻击。喻文州答应了一声,转背小声说,“……真懒啊你。”

“嘀咕什么呢?”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沉默着走着。遇到几只零散的机械虫,残兵败将张牙舞爪,叶修抬手砰砰几声打爆了它们的头部,红色信号灯应声而灭。

这一手其实玩得相当漂亮。

喻文州一路上对叶修的操作水平都没做任何评价,叶修本来也没幼稚到要秀基本功的地步,但面对喻文州贯彻到底的无动于衷也有些寂寞,语气装逼,“厉害么?”

“普通攻击而已。”

要是叶修偶尔不那么懒,炫一炫技,喻文州也只是淡淡评论,“有效攻击而已。”

有时附加补刀,“普通攻击也能做到。”

“你来一个试试?”

“我一直在来。”
叶修看着术士从容不迫地搓着大招,到嘴边的垃圾话就这么咽了下去。

——他才是那个一直在划水的人。

 

上路的一周后他们终于遇到了危险。

和叶修的低阶技能多、冷却时间短不同,喻文州的技能全都读条时间长,一向被队员保护在中间的他这次不断被密集的弹网打断,表情终于有些慌乱起来。

“叶修!”

叶修提着矛形态的千机伞戳翻了几台T-400,回头看了他一眼。

“要帮你挡子弹么?”

叶修语气平淡,表情带着些微嘲讽,但这点嘲讽就已经够了——喻文州沉默,叶修被他的眼神突然看得有点心里发毛,几秒后叶修撑着伞把他罩在了弧形弹网后。

配合一气呵成,这次遇到的机械人最高型号已经有T-600,对他们还是没有构成实质性威胁。

喻文州总算感觉到了和叶修一起战斗的舒服,战斗思路甚至不用说出口对方都明白,他虽然不怎么失误,但对方随时准备帮着补上一击的感觉非常良好。叶修输出很高,二十分钟后两人就结束了战斗。

可是他心里不痛快。

两人之间试图营造话题的终于换人了,原本习惯了的拆材料前的扯皮也没了,叶修掰下一条机械手臂,拿在手里冲他晃了晃,“队长?”

叶修原来常常有这些小动作,一些无意识地逗人发笑的习惯,他以前见过,但这次一路上叶修都没有这么做。喻文州没有答话,听到叶修继续说,“没生气吧?”

“没有。”

叶修和他都在绷着,尤其是叶修。喻文州突然想起了什么,“你总不会是生病了?”

“啊?”叶修望着他,也许是心理作用,喻文州觉得他脸色更苍白了。

“你的输出比我还低。”

“老人家了,需要保养。”叶修解释着,露出个漫不经心的笑容。

“你如果不想配合,当初为什么要申报任务?”

叶修举起左手示意投降,“好好好,我尽力。”

喻文州没有注意到,叶修的右手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握紧,冰冷掌心里硌着从T-600里拆下来的发烫电池。

这样也毫无用处,叶修心想。

“可能我更适合单兵作战。”叶修最后说,“不太习惯有人和我合作。”

喻文州在想自己的事情,听了他的话也只是冷淡地笑了笑。

 

剩下的路途气氛总算融洽些了,叶修开始说陈旧的笑话,有些喻文州小时候就听过,有些没有,就忍不住发笑。这种时候叶修都会回应他得意的眼神,交流多了,打怪分赃的过程也顺利许多。

任务就快完成了。

他们遭遇了机械蜂群,型号T-800,叶修从背包中取出霰弹枪,喻文州也做好了防备的准备。蜂群体积小,飞行轨迹也更加灵活难以预测,在远距离上几乎无法预判。对付他们得用大口径的、攻击范围更广的武器,这无疑是喻文州擅长的。他自然而然地站在叶修身后,感受到叶修的身体猛地颤了一下。

他无暇思考这意味着什么,攻击来得又密又快,叶修的伞挡掉了大部分子弹,霰弹枪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最后一只机械蜂冒着烟落在地上,他才想到叶修一直没有移动过。

“文州。”

叶修一路上都换着花样叫他,却没有用过这样亲昵的称呼,这声“文州”来得突兀而轻佻。

他惊异地看着叶修,男人缓慢地垂下手臂,眼神黯淡下去。喻文州睁大眼睛,一道闪电劈亮黑暗般地猛醒:“你……”

“我是T-3000。”

T-3000,人类与机械人的融合。

叶修嘴角的弧度缓慢牵起,喻文州看出那是电源不足导致的机体失能,人类的部分构成他的血肉和大脑,机械给他骨骼和内脏。

“保护我啊喻文州。”他站立不动,发出声音。



(完)

  80 21
评论(21)
热度(80)

© 莼菜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