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菜头

叶喻享有永不BE权

 

战术大师

叶修和喻文州想养一只宠物。

事情的起因是喻文州的提议,理由是为了合理增添户外运动,又或者过日子需要些点缀见证。他们在挑选动物时就发生了分歧,叶修露出一副“养死就扔”的冷漠表情,引起喻文州的强烈抗议。

叶修:“养蝌蚪吧,死了就换。”

喻文州:“……你知道它们会变成青蛙吗?”

叶修:“那就金鱼,还能煮了吃。”

喻文州:“金鱼不能吃吧!”

叶修沉吟片刻:“青蛙能吃。”

喻文州:“不准养蝌蚪。”

叶修:“真霸道,那你说养什么?”

喻文州:“狗怎么样?”

叶修连忙否决:“不行,还得遛。”

他一时面色古怪,喻文州猜他是想起了童年的悲惨回忆。

喻文州:“猫呢?”

叶修:“家里也不宽裕,何必添双筷子。”

喻文州知道他胡扯,懒得和他较真,自己单方面拍了板。这时转念一想,自己到底是为啥要找叶修商量来着?

心里有了念头,执行起来本不困难。这事不需要雷厉风行,再加上退役后的工作也不清闲,一来二去就耽搁了一个多礼拜。

这天回家,喻文州听到一声“喵”,心里微微有些吃惊。

地板上是一只幼猫,脏兮兮的,几乎看不出本来皮毛颜色。叶修也蹲在那里,见他进来,颇得意地瞟了他一眼。

叶修手指上蘸着些酸奶垂在小猫面前,它就伸着粉红的小舌头,一口接一口地舔舐着。

喻文州下意识地要他小心手,但猫极小,想来爪牙都没有,随即放心。

“哪儿来的?”

“流浪猫呗。”叶修说,“藏在咱家电表箱里,一直不走。”

“养不养?”

“你说呢,你知道我把它哄进来用了多少战术么!”

“比如?”

“用酸奶诱敌深入。”

“……呵呵呵呵。”

“我拿了你的小鱼干,它都不吃。”叶修说。

“这是要我夸你?”

“全为迁就你的喜好,”叶修叹道,“只有一个条件,它要跟我姓。”

自然而然地,这又引发了一场关于命名的争论。小猫听不懂两位未来家长的对话,它舔完了酸奶,就不耐烦地轻轻咬噬着叶修的手指。

叶修晃着手指逗它,喻文州围观着有趣,嘴里仍然坚定地否定着,“不行,小点绝对不行。”

接着给小猫洗澡,又费了两人九牛二虎之力。出乎喻文州意料的是,叶修手法相当熟练,轻柔利落,当然也是小时候养狗积攒的经验。

等给小猫打完疫苗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

小猫长得挺快,原先小得可以托在一只手里,渐渐需要两只手捧着了。它本来还有些警惕,不出几天就开始黏人,尤其喜欢黏叶修,连叶修穿着拖鞋的脚都不嫌弃,总是绕着打转。

喻文州不能理解:叶修身上还有烟味儿啊!

叶修安慰他,“猫随你,都对我情有独钟。”

——两人各执一词,互相批驳,此猫名字一直未定。

他们都早已退役,但余暇上荣耀网游,帮公会抢个BOSS还是不在话下。一日喻文州正指挥着蓝溪阁众人抢BOSS,小猫蹲在桌子上看。

“怎么没去找叶修啊?”喻文州逗它。

此猫对荣耀游戏似乎格外喜爱。这是他们不久之前发现的有趣事实。这时叶修走了过来,“又帮蓝溪阁,专和我们兴欣作对。”

他嘴里说着,手搭在喻文州肩膀上。耳机里传出蓝溪阁公会众人的大叫:

“我们这边有战术大师,怕不怕!”

恰在这时,小猫细声细气地“咪呜”了一声,像是在回答一样。两人都不禁莞尔。

这猫从此被命名为“战术大师”。

叶修嫌太长,平常就“大师”“大师”地叫,喻文州每次听到叶修叫“大师,来喝奶”都笑不可抑,全然不管自己发微博时说“我们家战术大师睡着了”引来了多少误解和“秀分快”的评论。

某一天喻文州中午回到家中,叶修靠坐在沙发上。“战术大师”窝在他怀里,一人一猫都睡熟了。

他无数次看过叶修睡着的样子,此时还是忍不住心动,悄悄地走过去。客厅窗帘没拉,阳光泼洒下来,照出叶修脸庞上细密睫毛的影子,他轻轻俯下去。

战术大师醒了。

=======================

不要嫌我短!

  721 35
评论(35)
热度(721)

© 莼菜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