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菜头

叶喻享有永不BE权

 

【百日叶喻 Day.67】一台天安门广场那么大的打地鼠机

今天是我……_(:з」∠)_

《一台天安门广场那么大的打地鼠机》*/叶喻


 喻文州环顾四周。

 他仿若身处梦境之中。周围的景象太过诡异,脚下黄色地面似乎是塑料的,踩着颇有弹性,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白色建筑,至少有几十米宽,四五米高。凝神细看会发现那闪闪反光的是光滑的弧面,上缘也是光滑的,像一只倒扣的硕大盘子。等他四下望去,发现周围森然林立着这种白色建筑。

 天空没有太阳,光不知从何而来。

 “嗨。”有人招呼了他一声。

 喻文州循声望去,看到了叶修。他从白色建筑后面绕过来,手里夹着一支点燃的香烟。

 如果说看到一个人能让喻文州迅速安下心来,这个人无疑是叶修:他朝夕共处的枕边人。

 ——“这是什么地方?”

 ——“你是谁?”

 两人同时问出声。

 喻文州迅速察觉到了不对。这个叶修不是他认识的那一个,他变年轻了,虽然和他认识的叶修身高相仿,气质却要青涩许多。

 最明显的还是叶修对他的态度,他们彼此之间再怎么定义,也不会是“陌生人”。

 “这里很久没有人来了。”“叶修”说,他回答了喻文州的问题,并没有追究喻文州的身份。“这是个值得挑战的地方,你要不要来玩?”

 他露出兴致勃勃的神色,这又是为喻文州熟知的叶修的表情。包括他身上的烟味也是熟悉的,喻文州甚至能分辨出“叶修”抽的是什么牌子,十块钱一包的白沙。

 “叶修?”喻文州试探地问。

 “你很面善。”叶修打量了他一眼,“我们见过吗?”

 “……”喻文州不知该如何解释自己和“叶修”的关系,他再次怀疑自己陷入了梦魇,用力掐了自己一下,随即夸张地呲了呲牙。

 叶修把一切收归眼底,低声笑了起来。

 喻文州掩饰着尴尬,问,“这些是什么?”

 他指着那些巨大的白色建筑物。

 叶修笑了笑,“那些是地鼠脑袋。我们站在地鼠机上。”

 喻文州猛然醒悟,但同时骇然……这样的景象似乎一下能解释得通了,叶修的打地鼠机,黄色塑料上三排圆圆的白色地鼠脑袋。

 但谁能想到那样一台迷你掌中打地鼠能变得这么大呢?

 “所以……我们变小了?”

 “没有,”叶修耸耸肩,“它就是这么大。”

 “这不可能!”喻文州反驳,“我见过,它只有半个巴掌那么大。”

 “你得承认,”叶修说,“这样才更有挑战性。”

 他摸了摸口袋,掏出了一个遥控器。喻文州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叶修就朝他一笑,按下了按钮。

 “哔——”一声尖促的电子音,喻文州连忙捂住了耳朵。

 脚下地面颤动着,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电子音乐,随即灯光疯狂闪动起来。

 叶修拽了拽他捂着耳朵的手指,“不试试么?”

 “试什么?”喻文州大声回答他。

 “抱住我!”叶修同样大声地回应道。

 他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把伞,握在手中胡乱晃了几下,使之变形成为一个不断转动的机械旋翼。

 他很快脚尖离地了,喻文州只来得及死死抱住他的腰,听到叶修的声音从头顶传过来:

 “你——别——怕——啊——”

 喻文州笑了起来。

 他们在两三米高的地方晃悠了一会儿,缓慢、庄严地冉冉上升,喻文州听见叶修嘟囔了一句什么,似乎调节了机械旋翼的转速。这下他们上升得快些了,喻文州先是看到了庞然白色建筑的顶部,那些呲牙咧嘴的地鼠表情,描绘在直径足有五十米的圆柱顶面上。随着高度的增加,景象离脚跟愈来愈远,他渐渐能看到十个地鼠头的全貌,分为三排,三、三、四地排布在黄色塑料机器台面上,那台面硕大无朋。

 “它有天安门广场那么大。”叶修语气严肃地宣布。

 喻文州并不感到恐惧,虽然这是个一松手就粉身碎骨的高度。他新鲜有趣地望着下方的奇景,现在他们够高了,那台打地鼠机还有一张写字桌那么大,十个地鼠脑袋周围齐齐闪动着灯光。

 “你用它来做什么?”喻文州问。此时他的面颊正贴在叶修的肚皮上,两人姿势别扭而又亲密地搂抱在一起。

 “原本是用来锻炼手速的。”

 他腾出一直抓着喻文州上臂的左手,喻文州向上望去,看到叶修拿着那只遥控器拨弄了几下。

 电子音乐重新响起,地鼠头“嗖嗖嗖”地迅速闪动起来。

 “我改造了它,看,它比一般打地鼠机快得多。”

 “……然后呢?”

 “然后它变大了。”叶修淡淡地说。

 “从半个巴掌开始长,再到笔记本那么大。我的改造大概是把它折腾疯了……本来还能用手掌用力把那些蹿起来的地鼠脑袋拍下去,后来整个人坐在上面也压不下去了。”

 叶修语气中的苦涩被喻文州敏锐地感知到了,他不由笑了起来。

 “笑什么?”叶修伤感地叹息道,“我是看着它长大的。”

 喻文州笑得更开了。

 此时他们已经不再上升了,暖洋洋的风和轻纱一般的云雾包裹着他们,令喻文州产生了漂浮在空中的感觉。打地鼠机现在望上去就是正常大小,好像遥遥伸出一只手去,就能把它捏在手里。

 “你一直呆在这里?”喻文州问。

 虽然此“叶修”非彼“叶修”,但他们极大部分的共通之处让他不禁关心起来。

 “我在等一个人。”

 “谁?”

 “据说是个手残。”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紧了紧抱住叶修腰的手,“你等了多久?”

 “从我有记忆开始。”叶修说。

 “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不知道……”叶修认真地回答道,“但在我的想象中,你很像‘他’。”

 喻文州没有回答。

 “我改造了我的地鼠机,准备送给他。”叶修说,“可是现在他就算来了也太迟了……”

 “有人会喜欢一个天安门广场那么大的打地鼠机吗?”

 “他会喜欢的。”喻文州说。

 头顶上的人愉悦地笑了起来,不是他惯常听见的叶修那种常带着嘲讽的呵呵笑,而是让人不由自主受到感染的快乐的笑声。

 “你叫什么名字?”叶修问道。

 “喻文州。”

 “喻文州。”他听见叶修重复了一遍。

 “文州。”他又轻轻念了一遍,这种叫法令喻文州立即想起他在另一个世界的爱人。

 他们突然同时向地面坠落,骤然压在身上的失重感令喻文州失声叫了起来。

      …………

 “做噩梦了?”

 喻文州睁开双眼,叶修正在他的身边——他的叶修,成年的、陪伴在他的枕边的叶修,正拍打着他汗湿的脸颊。

 听完喻文州的讲述,叶修评论道,“不要因为你的手速产生太大压力。”

 “我没有。”

 “少玩打地鼠。”

 “你真打算过把它送给我么?”喻文州笑道,前些日子他整理叶修的东西发现了那个迷你打地鼠机,现在它就搁在他们的床头柜上。

 “原来是有,没来得及。”叶修说,“变成共同财产了。”


(完)

====================================

*注释:

标题梗源:《一颗像里茨饭店那么大的钻石》(情节无关)

打地鼠梗源:《全职》原文54章 指点一下


打个小广告,叶喻不拆不逆CP群: 435701609

欢迎来玩呀~

  162 13
评论(13)
热度(162)

© 莼菜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