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菜头

叶喻享有永不BE权

 

带孩子(全文完)

旧文修改重发,就加了个尾巴。@破碎故事之心 抱歉><!

 21岁叶/7岁喻,本文非爱情向


 

带孩子

 

 

“把烟掐了!”

冯宪君领着一小孩儿进了叶修门后,拖鞋还没来得及换,第一句话就这个。

叶修没什么青年才俊的派头,他头发倒是刚理过,衣服也算清爽利索,对得起冯老提前一天的预警,只是烟不离口是他人生奥义,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

冯老先生向来以宽柔亲和驭下,如今这菩萨也金刚怒目,叶修的寒暄全被呛下去了,只得讪讪一笑,掐了烟,问了好,还得拿出一副胁肩谄笑的模样来,“这是您孙子?看着挺机灵。”

小孩儿七八岁,听见这话也没吭一声,两只眼睛安静地望着叶修。

冯老被他气笑了,“不是!给你养的。”

叶修吓一大跳,“冯老,这……”

他刚刚二十有一,尚未婚娶,自认不符合领养规则,他独自生活习惯了,照顾自己勉勉强强,要他带孩子,当真是天降大任。

冯老先生和叶修交涉已有三年,早习惯和叶修说话提前备好速效救心丸。他深知叶修的扯皮能力,也知道这家伙油盐不进,直接撂下话,“让你养,你就养,这是命令,哪儿那么多话。”

他原计划是把孩子塞进门就走人,现在考察了环境后,又絮叨起来。

“你烟得戒了,小孩儿受不得这个。定时吃饭,按时睡觉,规律作息!你看你这精神萎靡,昨晚什么时候睡的?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

叶修欲哭无泪,一发散就没完没了,他俯首听训了起码半个钟头,老先生才面色稍和,临去还告诉他过一个月就来验收,孩子病了瘦了都唯他是问。

 

送走这尊菩萨,叶修舒了口气。

他一直留意着那孩子的表现,喻文州——这是孩子的名字,一直安静地坐在那儿,坐姿可看出教养极佳,最难得的是不哭不闹,也未露出多怯怕的样子,这等心性,叶修心内不由赞叹一声。

 

真乖。看上去好养。

 

叶修蹲下去,脸与小孩儿平齐。

他没有逗孩子的经验,捺着眼角比出个鬼脸,小孩儿没什么反应。这是他唯一的技能,使出了就没后续,只得开口,“喻文州,对吧!我给你起个小名吧,叫你小喻?小文州?”

孩子对着他眨了眨眼睛,还是不说话。

“你不是哑巴吧?”叶修自作主张,“就叫你文州了。”

“来,叫我叶——哥——”

叶修耐心地诱导。

“叶叔叔。”小孩儿忽然开口。

“什么叔叔。”叶修看小孩儿终于说话,开心之余又有点心酸,“叶——哥——”

“叶叔叔。”小孩儿又重复了一遍,脸颊边突然出现个小小梨涡。

叶修一怔,挫败地揉了把小孩儿柔软的发丝,“算了,就叫我叶修好了。咱俩一起住啊,你要乖,我给你买糖,你别和冯爷爷告状说我抽烟好吗?”

小孩儿又不吭声,墨黑眼睛看得叶修简直一阵罪恶感,他刚刚想抽支烟缓解下养孩子的压力,看这情景,孩子不告状的可能无限趋近于零。

“我图什么啊我?”叶修哀叹。

“你们都不想养我……”小喻文州突然撇了下嘴,露出个倔强而又委屈的小模样来,他站起来,别着脸,像是要找地方逃走,但叶修长手长脚地拦着他,“还有谁?”

小文州憋着不说话,叶修心下已是一片恍然,冯老安排这个孩子,他当然不是第一人选。想必是吃了许多闭门羹,才把主意打到自己这个邋遢宅男的身上。

叶修虽然表面淡漠,在人情方面却体察练达。他不难想象小文州进了多少次陌生的环境,又被多少人拒绝,最后接受的人还明显带着嫌弃的态度,就为了小孩儿妨了他放荡不羁爱自由,最严重的是妨了他抽烟。

叶修想到这儿,负疚感几乎爆棚,手掌包住了小孩儿的手,“别闹,我养你,我想养你,啊?”

“你想抽烟。”

小喻文州说。

儿童的眼睛是雪亮的,叶修被当场拆穿,仍然面不改色,“我是想抽烟。”他坦承,“你能接受我抽烟么?”

“……”小孩儿思索了一会儿,叶修万万没想到自己这半条命悬于幼童之手,简直拿出这辈子最真诚的眼神看着他,半晌才看到喻文州犹豫着点了点头。

“不要在房子里面。”小喻文州说。

审判官吗这?叶修心内一阵吐槽无能,面上还是温温和和,牵起喻文州的手,“来,哥带你参观一下居住环境。”

 

叶修住的单身公寓不大,五十多个平米,可供参观的地方其实有限。

厨房里是堆积如山的快餐盒,卧室被子没叠,窗户上半死不活地挂着半幅灰扑扑的窗帘,让室内暗如巢穴。也就客厅勉强算得上整洁——还是冯老先生今天驾到的功劳。

叶修厚着脸皮,领着小喻文州转了一圈,然后意思意思地把茶几上东西扫到一边去,露出一块空处,让小文州把自己的小皮箱打开,衣物挂进叶修的衣柜里,一套洗漱用品也放进卫生间,没有玩具,喻文州拿出作业本,规规矩矩地摆到茶几上。

“还有暑假作业哪?”

叶修笑,冯老交待了孩子读小学二年级。

小喻文州点点头。

“作业多吗?”

小喻文州抬头看他一眼,摇了摇头。

他一直默不作声,叶修遍着花样逗他说话,但孩子一直冷静地沉默着,叶修也不尴尬,摸摸他的头,转身进了厨房。

宅男当然有自己做饭的技能。

临近晚饭,他下了面条,又煎了两个鸡蛋。

孩子吃的很慢,也安静。叶修等他吃完,自己收拾了碗筷,让小喻文州坐在客厅里,开了电脑搜出动画片给他看,自己猫进卧室,打开笔记本狂搜“七八岁男孩怎么养”。

 

等他专心研习了两个多小时的儿童心理,又在淘宝上团购了衣服、零食、玩具,走到客厅里看时,小喻文州已经歪在沙发上睡熟了。

叶修拿指尖戳戳小孩儿的软软的脸,小喻文州轻微地嘀咕了一声,翻了个身,没有醒。

他不自觉地微笑起来。

关掉电脑,沙发靠背放下来,就成了一张沙发床。他轻轻把小孩儿放平在沙发上,帮他把外衣脱下来,又把他鞋子脱了,拿了毯子给他盖上。

他让孩子独自睡沙发,心下略有不忍,但又理直气壮地觉得大人当睡大床,这样才是空间利用率最高的安排方式。他一早盘算着和喻文州泾渭分明,只寄养一个月,当断则断得清清白白。更何况网上的儿童心理说了,七八岁孩子应当培养独立能力,不能过分依赖大人。

他思想斗争了几分钟,就坦荡地自己进卧室睡觉了。

 

夏季阴晴不定,等半夜闪电的白光照在叶修脸上让他惊醒,又听到隐隐的雷鸣声响起时,叶修第一反应是,窗帘没拉?

然后他立即彻底醒了,心道坏了。

他卧室门没关——提防着小喻文州半夜有什么事,可以随时照应着,这时候客厅里像是有细碎的响声,叶修从床上跳下来,三步两步跑过去,沙发上小孩儿蜷成一团,肩膀一抽一抽。

小喻文州在哭。

 

叶修自认未负过人,待人接物无愧于心。六年闯荡生涯并没教他变得阴私奸诈,反而让他心胸开朗,善意充足。在行业里很多人受过他的帮助,他虽无大仁大义之名,也算是够意思、够哥们的好汉一条。

 

但现在,面对此情此景,他却结结实实地感到了愧疚。

 

叶修凑过去,把孩子打横抱起来,大拇指擦掉小喻文州脸上的泪珠,小孩儿睫毛上还挂着泪花,窝在叶修怀里,看上去乖得很。

多半是吓着了——独自在陌生环境里,又是这样雷雨交加的夜晚。

叶修低声哄了他几句,小孩儿的睫毛掀开,湿漉漉地看他一眼。叶修轻轻抚着他的背,孩子手足冰凉,而叶修的怀抱是很暖和的。

“和我睡一起,好不好?”叶修低声说。

小喻文州偏头往他怀里拱了拱,意思是答应了。

 

一张床加一个孩子并不拥挤,叶修留意着不让他掉下去,毯子匀一半过去,孩子一直没睁眼,只在雷声响起时微微皱了下眉。

屋外大雨滂沱。

叶修下床拉严实窗帘,又上床躺到小喻文州旁边。

窗帘并不隔光,黑暗的卧室断续着被透进来的白光照亮。叶修侧过身去,伸出一只手轻轻覆在小孩儿的眼睛上。

“别怕。”

他轻声说。

 

小喻文州在叶修家住了一周,渐渐不像原先那样寡言少语,和叶修也熟络起来。

叶修觉得白天的喻文州和夜晚的喻文州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物种。

 

白天的小喻文州愿意和他谈论,也愿意让他陪着玩闹,但在不许他抽烟方面堪称铁面无私。叶修虽不至于失信于三尺之童,但趁着喻文州出去和小朋友玩耍时点一根烟还是有的。结果喻文州回来,发现了就不理他,任他怎么逗,就是不说话。

 

 

叶修心想,这孩子凭什么呀?

两边都僵持着,夜晚的小喻文州又切回了另一种模式,八爪鱼似的趴他身上,睡得天真无邪毫无心机。叶修搂着小小软软的孩子,心里回忆起当年叶秋也是这种睡姿,自己当时怎么处理的来着?

好像是一脚踹到一边去了……

叶修心中邪念还没成形,喻文州小朋友浑然不觉,靠在叶修胸口的脑袋轻轻蹭了蹭,又无意识地嘀咕了一声。叶修当即心软,原本推拒的动作就变成了拍抚安慰,等他意识到大事不好的时候,喻文州已经登堂入室,手握大权了。


小喻文州用冷暴力逼迫叶修再下保证,绝不室内抽烟,渐渐延伸到不熬夜和定时吃饭,等叶修在阳台上抽完一支回来,小喻文州抬脸冲他一笑,露出个小梨涡。叶修心中泛起一阵甜蜜而又心酸的感觉。

这种感觉十分陌生,一向冷酷理性的叶修觉得非常苦闷和困扰,他把这种感觉在几个好哥们的群里一说,众人反响热烈。

 

[海无量]

卧槽?老叶你当爸爸了?

[君莫笑]

说什么呢……

[百花缭乱]

哈哈哈哈

[海无量]

就是一种“吾家爱儿初长成”的甜蜜和心酸啊!

 [君莫笑]

[夜雨声烦]

哈哈哈哈哈老叶你也有今天!栽在七八岁小孩身上的感觉如何啊哈哈哈哈哈[喜大普奔.gif][笑哭] [笑哭] [笑哭] [笑哭]你不会真把那小孩当儿子养吧哈哈哈哈哈

[君莫笑]

怎么会……

[海无量]

[蜡烛]

[夜雨声烦]

[七彩蜡烛][旋转点蜡][倒立点蜡][蜡烛] [蜡烛] [蜡烛] [蜡烛] [蜡烛] [蜡烛]

 [鬼灯萤火]

什么?叶神当爸爸了?

 

叶修沉默了三秒。

[君莫笑]

谁把李迅放进来的?

[海无量]

[可怜]

[君莫笑]

废物点心,拉黑你

 

玩笑归玩笑,叶修一描述,众人都对小喻文州好奇心大起,几个人都表示要来围观。叶修闲闲敲着键盘,指点江山。

[君莫笑]

黄少天不准来,你太吵了。李迅不行,吓着孩子。张佳乐也别来,怕你霉运影响到我们文州。

[海无量]

我呢?[可怜]

[君莫笑]

[系统消息:该用户已加入黑名单,消息无法显示]

 

尽管叶修再三说不许,最后还是一个不落、全都来了,张佳乐、黄少天、李迅、方锐,四个人把叶修家的客厅挤得满满当当。他们来前未做通知,来时正值中饭饭点,四个人正围着小喻文州问这问那,叶修端了两个盘子从厨房出来,叫了一声。

小喻文州蹬蹬地跑过去,爬到叶修腿上坐着,拿着勺子吃起来。

四人目瞪口呆。

黄少天:“卧槽不不不不是吧?这是老叶吗?魂穿了吧?”

张佳乐:“你们看老叶的笑容……那是……”

李迅:“慈祥?”

张佳乐猛点头,“对对对!”

方锐:“只有我关心没有我们的饭吗?”

叶修得空冲他们说了一句“都闭嘴”,顿了顿,又对着小喻文州柔声劝哄,“要不咱们不吃了,一起出去吃?”

小喻文州闻言,扫视了他们四个饥肠辘辘的人一眼,四个人不自觉地露出可怜巴巴的笑容,小喻文州笑笑,说了声“好”。

叶修把他放到地上,听到方锐小声对着黄少天感慨,“这孩子,眼睛真亮。”

叶修随口答,“那是,不看是谁带出来的。”

李迅痛心疾首,“叶神,你完了……拖着这么个油瓶,你就别想找媳妇了。”

叶修感到拽着他的小手一紧,连忙安抚性地反握住喻文州的手,“哥不找媳妇,啊?”

黄少天捂住眼睛,“我怎么觉得……”

小喻文州抬头看了他一眼,一时翻涌在黄少天嘴边的垃圾话全都被这眼神逼下去了,他干咳几声,搭上了方锐肩膀。

“怎么了?都欺负小孩儿啊?”叶修嘲讽地笑着。

“有你这个老流氓在,谁能欺负的了他啊……”张佳乐吐槽,他挺喜欢长相乖巧好看的孩子的,蹲下来摸了摸小喻文州细软的黑发。

 

 

几天内,叶修的一众好友走马灯似的来参观了一遍,全然罔顾叶修在群里刷了好几回的“再来参观付费啊!”的呼喊。

来者年龄都和叶修差不太多,性别也是一水儿的男,所以当小喻文州这天跑去开门,看到外面站了两个妹子的时候,一时表情有点呆。

“叶修呢?”其中长发的那个探头探脑。

“请问你是?”小喻文州问,他个头不高,问话倒是像模像样,俨然小大人一个。

“我是苏沐橙,你不认识。”长发的妹子笑盈盈地回答,“你就是喻文州吧?”

她旁边那个妹子头发稍短些,利落地扎成一束,兴趣盎然地打量着小孩儿。

这时候叶修慢吞吞地从卧室里走出来,看见门口的两人,也是吃惊了一下,“沐橙,云秀?你们俩怎么也来……”

楚云秀的手指已经毫不客气地捏上喻文州的脸,“来看你家小帅哥啊!”

叶修无语,“别瞎闹,文州过来。”

小喻文州偏了偏头,避开楚云秀的手指,其实他刚刚表情就很纠结,碍着礼貌没好意思躲,这时候听到叶修的召唤,当即跑过去,牵住叶修的手。

苏沐橙表现出恰到好处的惊讶——“原来黄少天说的是真的啊!”

“他说什么了?”叶修说,又招呼着两人随便坐。

他的公寓就那么点儿地方,也没什么值得谦让的好座位。二女坐到了沙发上,叶修弯着腰给喻文州介绍,“这是苏阿姨,这是楚阿姨。”语调里充满了刻意的教唆意味。

还没等两个妹子抗议,小喻文州开口,“苏姐姐好,楚姐姐好。”

他顿了顿,又对着叶修叫了一声,“叶叔叔。”

苏沐橙和楚云秀两人正端着杯子喝茶,差点喷了出来,都乐不可支。

“嘿你这——”叶修扬起手,作势要给他一下,小喻文州稍微侧了下躲过去,笑得见牙不见眼。

他正换牙,嘴里还是豁的,一笑全露出来了。

叶修捏着他下巴掰开,“让我瞧瞧。”

小喻文州乖乖张嘴,让他看换牙的情况,楚云秀插话,“看人家都知道叫姐姐,你就会教坏小孩。”

叶修看完了,松开手,故作正经,“总要负起长辈的责任。”

苏沐橙笑眯眯的,“被叫成‘叔叔’就老了呀!”

“那是,比不上您二位年轻貌美。”叶修随口说,他一边在和小喻文州玩着“手心手背”的游戏,和两人搭话也是心不在焉,苏沐橙与叶修相知甚笃,何尝见他对别人这么上心过——即使只是个小孩儿。

好在她和叶修关系很好,受了冷落也不以为意,只是怕楚云秀难堪,就连忙另起话题,和楚云秀聊起了最近上映的电视剧。

 

叶修和小喻文州闹了一会儿,也终于注意到了坐在沙发上两个聊得热火朝天的妹子。

叶修丝毫没有作为主人,冷落了客人的自觉,反倒是理直气壮,“我说,你俩来这干什么来了?”

楚云秀瞥他一眼,“怎么?干扰到你带孩子了?”

叶修被噎了一下,“呃。”

苏沐橙拉着她的手摇了摇,“好啦。”

然后站起身来,“要是你忙,我们就先走啦。”

叶修泪流满面,“带孩子”还真成他的职业了。

“我不忙啊!”他连忙表态,“不留下来吃个午饭?”

上几回的几拨人想留下来吃饭,叶修都是往外赶,但对这两位美女他不敢怠慢,态度有别。

苏沐橙笑着,“不了,我和秀秀去逛街,顺便吃饭。你要一起么?”她冲着小喻文州点了下头,“还要带着他呢。”

“那就算了。”叶修说。

楚云秀又注意到叶修的公寓里没有烟,连烟灰缸都收起来了,又啧啧称奇了一番,“冯老估计也想不到,效果这么好,以后有了孩子都让你带。”

她本来是开玩笑,叶修听了连忙苦着脸,摆摆手,“一个就够了。”

楚云秀噗嗤地笑出了声,促狭地冲他眨了眨眼,“到时候冯老把孩子接走了,你可别舍不得。”

叶修听了这话,愣了一下,笑着,“那哪能……”

说话间,两个姑娘已经是站起来往外走了,叶修送她们到门边,不忘嘱咐,“路上小心些。”

小喻文州一直拽着他手指玩,门合上后,叶修揉了揉他的头发。

舍不得?

也许吧!

叶修心里难得出现了一丝动摇。

 

当晚,叶修看到苏沐橙在QQ上给他的留言,大意是要多带小孩子出去玩,不能一直闷在家里。

“小喻很可爱哦!”还附加了一个笑脸表情。

叶修的手在键盘边缘敲了一会儿,回了一个“知道了”和一个憨笑的表情,一边却是打开页面,搜索起了去游乐园的路线。

一个月转眼过了大半,等冯老把人接走,再要去玩就没机会了。叶修虽然不喜欢出门,但凡事总有例外。——也许是由于今天楚云秀说的话,即使叶修没往心里去,还是在他潜意识里造成了影响。

他在认真起来的时候效率惊人,很快就查好了注意事项,向小喻文州提起的时候,也顺利得到了孩子的认同。

儿童天性里都有贪玩的成分,小喻文州晚上难免有些兴奋,叶修沉下嗓子吓唬了他两句才让他乖乖闭上眼睛。

 

次日,叶修迅速为这个决定感到了后悔。

公交车拥堵异常,为了不被挤散,他不得不用力攥住小喻文州的细手腕,扶手被高低不齐的手占得密密麻麻,小喻文州个子太矮,没地方扶,最后叶修只得让他抱住自己的腰,还腾了一只手护着他头。

车上有空调,还没什么大碍,等下了车,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尘土呛人,闷热而浊重的空气迅速裹上来,叶修几乎是立刻就出了一额的汗。

宅男的出门经验,限于路线、目的地、交通工具,而不包括查询天气。

“真不该带你出来。”叶修有气无力地抱怨。

小喻文州在公交车颠簸的余韵中脸色苍白,他有点晕车,“我难受。”

“要不咱们回去吧?”叶修探寻地看着他。

小喻文州坚决地摇了摇头,小声说,“已经到游乐园门口了……”

“行吧。”叶修犹犹豫豫,手伸进兜里想摸根烟点上——这里是室外,不属于小喻文州的管辖范畴。

一摸摸了个空,不知是谁,在出门前把他烟给缴了。

小喻文州看到他的动作,没事人一样把脸别过去了。

 

叶修毫无办法,带着小孩儿进了游乐园。

尽管是暑假,还是很少有人会选择大热天还来游乐园玩,稀稀拉拉几个人,设备都被晒得发烫。叶修买了几个游乐项目的票,把小喻文州送进去,自觉功德圆满,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

游乐场的路边设有许多供家长休息的长椅,上面遮蔽着遮阳伞。夏季阳光酷烈,遮阳伞底下只有一小块荫凉,叶修旁边坐了几位年轻的妈妈,他一个年轻男人画风格格不入,他没有什么鹤立鸡群或者鸡立鹤群的自觉,东张西望了一通,妈妈们倒是主动好奇地找他搭话了。

“你挺年轻的呀!”

“嗯……”叶修点头,眼睛还望着小喻文州的方向。小喻文州坐在滑滑梯上,向他招了招手。

“孩子都这么大了?”

“咳,不是,寄养,寄养。”

叶修知道自己胡子拉碴、一脸唏嘘,看着要比实际年龄大一些,但遭遇到这样的质疑还是有些哭笑不得。他解释了一番,又顺口扯了几句,就很快融入了妈妈们育儿经验讨论的氛围,等小喻文州玩好了,满头大汗地跑过来,叶修已经熟背了几位妈妈的QQ号,只等回去加上交流经验了。

叶修从兜里掏了半天,只掏出烟盒,旁边的一位妈妈善解人意地递过了一张纸巾。

“谢谢谢谢。”叶修给小喻文州擦了擦汗。

小喻文州眼神游移了一下,却是飘向了别人的矿泉水瓶。叶修出门只带了钱,他连手机都没有,“出门游玩”这一项上,他的经验从来为负。

“这多不好意思……”叶修的目光也跟着游移。

那位年轻的妈妈表情僵了一下,不动声色地抓起矿泉水瓶,拧开喝了一口。

叶修如梦初醒,“要喝水么?我去给你买。”

他带着小喻文州绕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卖水的地方,最后出了游乐园的大门,才看到马路对面的店铺。叶修叮嘱小喻文州在原地等自己一会儿,自己横穿过马路去买水。

叶修买了瓶矿泉水,又买了瓶绿茶,想了想,还是把已经捏在手上的烟盒放下了。

叶修身上只剩下整钞,而恰好那家店铺里也没有零钱,店主人不好意思地冲他笑笑,说是到隔壁去换。一来二去折腾了半天,等找零补齐,已经过了十来分钟。

叶修拿了两瓶饮料,一出门,却看到小喻文州正站在店门口,正准备进来。

叶修愣了一下,脸不自觉地阴了下去,“不是让你在原地等么?”

“谁让你自己过马路的?”

小喻文州从没见叶修生气过,叶修从来都很平静,懒懒散散,或者嬉皮笑脸的样子。小孩儿被沉着脸一吓,先是有些害怕,又觉得非常委屈。

叶修皱着眉,盯了他一会儿,看小孩儿瘪着嘴,几乎要哭了,才叹息着,把水拧开递到在小喻文州手里。

“喝吧。”他说。

 

两人回到家中,小喻文州还是怏怏不乐。叶修不惯着他,也不知道怎么哄,心下却是有点后悔带孩子去游乐园玩了。

本来他怕小孩儿再因为大热天闹出什么毛病来,要时刻注意着小喻文州脸色,小喻文州干脆不要他牵,回到家也不要他陪着玩。

叶修早看出来这孩子犟,却没想到气性也挺大,连夜里都不要他陪睡了,先是磨蹭了一会儿说不困,叶修哪能不知道他心思,吓了他几句,什么用也没有。

叶修觉得自己平常大概是太和颜悦色了,惯得孩子蹬鼻子上脸,索性自己洗漱了上床,灯一灭,小喻文州还杵在那儿,叶修也不去哄了,闭眼装睡。

还没几分钟,一声巨响。

叶修急忙开灯,小孩儿却是被从床底下拖出来的箱子绊得摔了一跤,灯灭了本来就不太能看见,这孩子也不知是要去客厅还是要爬上床。

——那箱子却是叶修早上拖出来找东西忘了塞回去的。

叶修又气又心疼,“你怎么这么笨呢?”

这话不说还好,小喻文州一听,本来还只是抽抽噎噎,这下哭出了声。

叶修头都大了。

好在孩子摔得不重,叶修干脆把他抱到床上,象征性地帮他揉揉膝盖和腿。

“睡了,别闹了。今天算我错了,行不行?”

他向来嘴上不饶人,能摇白旗和解已是极大让步,但小喻文州哭得更厉害了,大有把这一天的委屈在这几分钟都哭出来的架势,还含混地说了几句。

叶修把耳朵凑到他嘴边,听了半天才听明白了。

小喻文州说,“我过几天就走了……”

叶修这才明白孩子今天这么别扭的原因。

“舍不得我啊?”叶修沉着嗓子笑,“不嫌我凶吗?”

小喻文州哽咽着点头,也不知是在肯定前半句还是确认后半句。

叶修总算明白小孩儿曲里拐弯的心思,又想到小喻文州昨晚特别期待今天去游乐园的,结果却闹了别扭,又不禁心软。——这二十来天他心软的次数几乎要比他几年加起来都要多,查了挺多资料,却还是对哭成泪人的小喻文州束手无策。

最后他也只会说“不哭”而已。

小孩儿终于不哭了,压在叶修身上的胸膛还微微起伏着。

睡在叶修怀里他也不嫌热,就算叶修白天凶他了,到了晚上,他还是做出全无保留的依赖姿态来。

叶修心情复杂,等了一会儿小喻文州还没有入睡的征兆,于是他想起前些天在网上一些资料里说的“晚安吻”,于是俯过去,用唇轻轻碰了下孩子的额头。

“晚安。”

这个吻似乎的确有非比寻常的魔力,让安静下来的小喻文州迅速陷入黑甜的梦乡。

 

冯老比约定的日期还早来了三天,据说是事情提前办好了。看到没抽烟的叶修和没病没瘦的小喻文州,老先生还挺满意的。

叶修原来担心小喻文州又要哭了,临到这时才发觉自己自作多情。

他想起来他家看孩子的朋友都称赞小喻文州懂礼貌又乖,只有自己看过小孩儿任性撒娇的样子,觉得这孩子其实聪明过分,简直看人下菜碟。

这时候看到小喻文州牵了冯老的手,冷静而有礼貌的和他告别,心里却不是滋味起来。

平素淡薄的他很少向别人投注太多感情,就如同那天的睡前落在喻文州额头上的,其实是他给出去的第一个温情的吻。

而第一天自己心里做的“泾渭分明”的打算,也不知道是哪天被置之脑后,现在想来,还是当时的自己最清醒。

叶修一直把一老一小送到楼下,又说了一遍再见。他站在那儿,望着两人走开了一段距离,小喻文州忽然松开冯老的手,朝他跑了过来。

“叶修。”他喊。

老先生大概明白这两人还有几句话要说,就站在那儿等着。叶修一边笑着说“没大没小啊,会喊我名字了”,一面蹲下来方便和小喻文州说话。

 

我去XX小学了,你要去看我。

嗯。

我会想你的,你也要想我。

嗯。

不要抽烟。

……嗯。

 

叶修看着他,忽然又想抱他一下,但又觉得过分煽情,就只是凝视着小喻文州等他继续说。

孩子又拽了拽他胳膊,凑得更近了些,叶修以为还有什么悄悄话要说,配合他的动作将脸侧过去。

小喻文州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全文完)

  202 35
评论(35)
热度(202)

© 莼菜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