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菜头

叶喻享有永不BE权

 

吃辣

   兴欣就是你的家。

 陈果老板握住叶修的手,字字郑重,真情实感,并做下保证:叶修回来,拿卡在兴欣食堂随便刷,她报销。

 叶修不太领情,食堂水准被他转脸对着喻文州黑了个彻底。

    那师傅太可气了,我说一碗叉烧面,少放油盐不放辣多洒点葱花和叉烧,他一面嗯一面转头说,一碗叉烧面,你说这算不算阳奉阴违?

    喻文州黑着脸不理他。

 怎么就没看出来叶修有这毛病呢?一个吃泡面都能吃几箱的人,怎么就这么挑嘴呢?

 难道是惯的,喻文州反省。

 “盐多了。”

 叶修说。

 那你做饭。

 行。

 没过一周喻文州就扛不住了,嘴里淡出鸟来,自个儿跑去饭馆点了麻辣锅,一回头看到叶修站在店门口,一副欲行又止踟蹰模样,心里登时一软。

 “一起吃?”

 怎么可能!

 叶修苦笑,“让服务员上两碗米饭吧。”

 喻文州举着筷子,夹起一红艳艳不明物体,微微一笑,笑得叶修毛骨悚然,“来,尝尝这颗鱼丸。”

 堪比回答救我还是救你妈的决策时刻。

 叶修断然拒绝了。

 喻文州意味不明地呵呵了两声,“你带钱了吗?”

 叶修老实摇头,出来匆忙,兜里只塞了包烟。

 “没有你的饭。”

 “过分了啊!”

 叶修沉声道。

 喻文州无赖脸看他,结账的是我,只有这个,爱吃不吃。

 “你狠。”

 看回头我怎么收拾你。

 “尝一口吧!”

 喻文州徐徐诱哄,真的,别看看着吓人,一点也不辣,喻文州说着咬了一大口,面不改色。

 “真的?”

 “我骗过你吗?”

 叶修狐疑地看着他,喻文州补充,除了前天那次。

 叶修仍然盯着他,喻文州赶紧又补充,还有上周那次。

 叶修:……

 就尝一口,有奖。喻文州笑眯眯地。

 叶修轻咬一小块,感到舌头被重重一击,登时涕泗横流,剧烈呛了起来。

 喻文州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大反应,慌忙给他拍背,叶修满脸痛苦:“水……”

 桌上的茶是烫的。

 没有办法,往茶杯里倒了半壶醋,一饮而尽。

 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

 喻文州心怀愧疚,没功夫计较他用词,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叶修眼眶都红了——喻文州还没见过他哭呢,现在人心怎么这么险恶啊?

 他倒是没想到喻文州吃了多年泡椒凤爪磨砺出的修行,自然不是他方便面调料包都只加一半的战斗力可比。

 灌了好大一壶子醋,这可不是比喻,而是实实在在的酸到后槽牙,叶修调匀气息,正待算账,“吃亏就是占便宜。”喻文州连忙安抚他。

 你也算开创先河,我还没见人这样吃醋……

 你还笑?

 经过的服务员小妹站旁边正忍笑,听到叶修一声叫喊连忙敛容,被说的正主急忙严肃,我错了。

 脸上笑容真的消失了,演技派啊喻文州!叶修惊叹。

 接着就转过脸去狂笑,肩膀直抖。

 叶修:……

 我真的错了,叶神。哈哈哈哈哈……

 叶修冷笑一声。

 你体重的30%都重在口味上。

 

    我十五岁那年,家里来了一位籍贯四川的阿姨,顿顿有辣椒,蒸馒头都洒一层辣椒粉。

 然后呢?

 我离家出走了。

 ……开玩笑的吧?

 “我骗过你吗?”

 

    辣是痛觉。

 叶修对着电脑读给他听,那不是味觉,只是刺激,不只是唇舌,任何地方都能感受到的疼痛。你就这么喜欢疼?

    反射弧长。喻文州解释,不像你。

    叶修挺满意这个解释,手速甩了人一赤道,吃辣被追回来也颇合理。

 过来让我疼疼你。

    呵呵,别乱用这个梗。

    说好的有奖呢?

 泡面一箱。

 驳回,你怎么就这么不厚道呢?

 你第一天认识我?

 幸好我也很不要脸。

 叶修你……不要现在……唔……

 

    …………

 “早告诉过你了,吃清淡点没坏处。”

 


     没了!


  97 15
评论(15)
热度(97)

© 莼菜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