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菜头

叶喻享有永不BE权

 

眼眉调/叶喻

 @五月想喝粥 的点文,不要嫌弃我!(原梗:“国际赛的互动,喻队偷摸摸给老叶点烟”)

=========================

    B市直飞瑞士苏黎世,飞机起飞后四个小时。

    后座的几位早已睡得如同昏死,喻文州将入梦寐之际仍保有一线神智,于清醒和沉睡之间回旋,还记得梗着脖子不要靠到叶修肩上去。

    叶修烦哭了。


    登机前俩人开小会,喻文州忍了候机场吸烟区的乌烟瘴气,深深觉得自己让步颇大,一让再让,随时有彻底沦丧的风险。

    再不定下规矩,叶修要造反。


    “秀恩爱影响队员情绪?喻文州你天天都在想什么,”叶修叼根烟,痛心疾首,“黄少天给你洗脑了?”

    “比赛需要。”

    “是比赛重要还是我重要——”叶修冷笑一声,随即丧气,“算了,肯定比赛重要。”

    “总之你和我保持距离。”

    “零距离还是负距离?”

    “三米开外。”

    “开什么玩笑!”

    “五十公分?”

    “——我尽量。”


    一上飞机计划就被全盘打散,本来座位安排就是连号坐一起,喻文州扫视一圈,开口问道,“肖队,我们换个位置?”

    其他队员早已恨不得化为透明,肖时钦向来好说话,此时竟然径直转向自己身旁的黄少天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苏沐橙、楚云秀不知道在说什么,哧哧笑了起来;再看另一侧的周泽楷,居然毫无征兆地脸红了。

    叶修:“呵呵。”

    喻文州:“呵呵。”

    最后还是按票落座。

    喻文州要别过脸不看叶修只能和周泽楷交谈,简直是走投无路,只好假装极有兴趣地研究前座背面。偏旁边人还不老实,有一下没一下地挠他手心。

    苏沐橙从后面伸出手指戳了戳叶修,小声问,你和喻队闹别扭啦?

    喻文州假装没听见,听到叶修侧过头刻意小声回答,“哥诚心只求一冠,戒烟戒酒戒文州。”

    喻文州天生带点温和可亲的笑影,即使不笑,笑意也总是藏在唇边,落座之后一直冷着脸倒显得罕见。他听了这话一下破功,周泽楷好奇微微扭头,恰看见喻文州没忍住一脸笑,吓得连忙转回头去。

    等到几个小时后,看到枕着叶修肩膀睡熟的喻文州,众人自然而然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不以为奇。连孙翔临出发前都被好一番科普,这俩人一出场就如同自带爆炸光影效果,闪得人睁不开眼。

    而这才只是开始。


    苏黎世天空湛蓝如水,从雾霾严重的B市而来的国家队成员都精神一振。叶修看到唐昊坐久了飞机面色不善,连忙走上去关切地问,“怎么了?”

    王杰希冷静地吐槽,“醉氧。”

    出机场又是一通人仰马翻,当地有代表和翻译来接,队员先到宾馆休息,领队、队长稍事休息后就要接洽工作。

    杂事多如牛毛,叶修不用比赛,更加首当其冲。喻文州身为蓝雨队长,早习惯一力担当,这时居然能偷闲看叶修忙得足不沾地,也不由好笑,走到侧边帮他点一支烟。

    五十公分变成五公分的咫尺之隔,手掌微弯护住哗然跳起的火焰,吐息暧昧交织,叶修撩起眼皮看他,“你也来一支?”

    习惯了在味道和动作之间缅想一个人,也就从接受沦为喜欢。

    “说好的戒烟戒酒……戒我呢?”

    “戒了这么久了,”叶修朝他笑着凑近,“不给奖励?”

    ……


    翻译推门进来,看到两人几乎重叠的身影,两只赏心悦目的手都夹着烟,听到声响,一正一侧地都朝他转过来,也都露出相似的笑容,一时恍惚觉得自己走错片场,或者介入了什么不得了的磁场。


    晚餐时黄少天闻到喻文州身上的烟味,勃然大怒,“队长你被带坏了!”

    喻文州站着,一手盘子一手杯子,叶修冲他使眼色,他无奈一笑,向黄少天说,“叶修要打火机,在我裤兜里,少天你帮着拿一下给他。”

    黄少天神色古怪,看到喻文州再次示意自己的裤兜,结巴起来,“他、他要,让他自己来拿!”

    喻文州哭笑不得,看到叶修施施然走过来,冲黄少天一笑,“少天小朋友不错,有觉悟。”

    “你能不能快滚。”

    叶修在国家队一味胡搅蛮缠,孙翔唐昊是“小鬼”就算了,比他只晚出道一赛季的张佳乐有时候也成了“张佳乐小朋友”,对着喻文州倒假模假式地叫“队长”,听得黄少天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张佳乐感慨,“你们俩要是以后同居,别说第三者了,养条狗都得被逼得离家出走。”

    喻文州淡淡反问,“单身狗?”

    张佳乐被噎得翻白眼,大龄单身膝盖中箭,只好故作豪迈地拍桌,“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叶修懒洋洋瞥他一眼,语调带出三分怜悯,“张佳乐,拿不到冠军也没关系,不要太极端。”

    张佳乐恨不得掐死他。


    等赛前开会,叶修目光也有意无意地落在喻文州脸上,放着战斗视频,看到喻文州表情变化就按暂停。

    “队长有何高见?”

    “还要听领队指点。”

    “不敢。”

    “过奖。”

    黄少天率先掀桌,“靠靠靠靠靠你们俩能不能收敛一点啊!”

    叶修无辜极了,他特意选了离喻文州直线距离最远的地方,不违背“人前距离大于五十公分”,正常说话也不许么?

    李轩念叨,“眼神接触眼神接触眼神接触眼神接触。”

    王杰希概括,“眉来眼去。”

    周泽楷没有说话,只点了点头。

    “那可没办法了。”叶修说着,和喻文州相视而笑。

    孙翔等人目瞪口呆,心想怪不得连张新杰都说,要不是喻文州人缘好,早就被和叶修绑一起沉塘了。

    “我继续?”叶修拿起遥控器,又看了喻文州一眼。

    喻文州冲他点了点头。

    

    拟歌先敛,欲笑还歇。一寸狂心未说,早向横波觉。*


END

====================

*注:拟歌先敛,欲笑还颦。——欧阳修《诉衷情·眉意》

一寸狂心未说,已向横波觉。——晏几道《六么令》

  442 39
评论(39)
热度(442)

© 莼菜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