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菜头

叶喻享有永不BE权

 

呼神护卫04(END)/叶喻

 01 02 03

==========================

    “它很美。”

    叶修低声说。

    不知什么时候,他坐了起来,喻文州跌跌撞撞地朝他走过去,脱力地瘫坐在他的身边。

    银色的麋鹿在湖面上轻盈地奔跑,它是来自森林深处的自由的精灵,有着温柔慧黠的眼睛和高大健壮的身躯,它的蹄子像是水晶,而皮毛如初降的新雪,头顶分叉的角像一棵结霜的树。

    它奔跑了一圈,举着宽大的蹄子从容地踱到了他们两人面前。

    “它就像你。”叶修说,这也许可以理解成赞美。温顺又长着犄角的偶蹄目动物。

    他向喻文州倒过去,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一样。喻文州伸开双臂抱住了他,用的力气勒得他肋骨生疼。

    十四岁的少年无所顾忌地吻上他的唇。

    叶修皱了下眉,但随即轻柔地回应着。喻文州尝到了铁锈般咸涩的味道,他不管不顾地探出舌头。两个人都没什么经验,也就都显得急切和青涩;牙齿微微磕在一起,喻文州近乎凶狠地咬破了他的下唇。

    “嘶。”叶修微微抽了下气,两人分开后都有些喘息,喻文州注视着叶修微笑的眼睛。

    “你救了我的命。”叶修说。

    “是你教我的——你教了我许多东西。”他说。

    “那当然,但是只有你才能学会,”叶修淡淡地笑着,“所以我只教给你。”

    喻文州又想亲亲他。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说说你的猜想?”叶修说,“学校应该有很多传言。”

    “……政治陷害?”

    “有这么好猜?我以为魔法部会封锁消息。”

    “只是传闻。”喻文州略带忧虑地看着他,“他们拿走了你的魔杖?”

    “随它去吧,现在我有这把伞。”他将手中银色的伞甩了几下,伞尖冒出了一串金红色的火花。

    “还在适应期。”他耸耸肩,以一贯的满不在乎而又胆大包天的语调说,“刚刚想用它变出守护神就失败了——幸好有你。”


    话题似乎要跑偏了,于是喻文州提醒了他。

    “哦,继续说。魔法部的那些人不喜欢我……我失踪了比较合他们的心意。”

    “为什么?”

    “或许你会有兴趣知道。”叶修瞟了他一眼,慢吞吞地说,“我有一个双胞胎弟弟,他是个麻瓜。”

    “别露出这样吃惊的样子——这很正常,我的家人完全不相信魔法这回事,要是可能,他们也许愿意像中世纪对待女巫那样烧死我……所以当我来到霍格沃兹,他们都松了一口气。”

    “这和魔法部有什么关系?”

    “就快讲到了。我离家出走后……”叶修说完顿了一下,“哦?这个也没告诉过你吗?”

    他避重就轻地转移了话题,喻文州决定忽视过分生硬的痕迹。

    “魔法部一些人认为巫师的历史和麻瓜的历史比起来更加辉煌,巫师比麻瓜更加优越。他们随时准备和麻瓜世界的人打招呼,也许用特殊的方式,”他笑笑,“比如战争。”    

    “这——这不可能。”喻文州说。

    有那么多优秀的巫师出生于麻瓜家庭……他有些混乱地想,麻瓜和巫师在某些方面密不可分,即使是斯莱特林的他也承认。

    但他随即明白过来,现在在霍格沃兹里,优秀的麻瓜家庭出生的巫师,只有叶修一个而已。

    而且更加骇人听闻的是,他的双胞胎弟弟是个麻瓜。这在纯血巫师看来,他的天赋是偷盗而来,邪恶且不正当的。

    “我快毕业了。”叶修说,“也许会进入魔法部。”

    一个将叶修扼杀在学校里的计划……当让还没有在世人面前展露才华,就过早英年早逝的计划。

    摄魂怪是针对叶修来的,这个事实让喻文州毛骨怵然。

    “摄魂怪是最后的追兵。”叶修说,“幸好你完全理解了我的意思。”

    喻文州只有十四岁,他完成了这个对很多高年级巫师而言都堪称困难的咒语。叶修为他感到骄傲。

    “你接下来的计划呢?”

    “你知道的……就算他们不把我当家人,我也无法做到不把他们当家人,”叶修说,“我会尽力保护他们。”

    喻文州完全理解他的做法。


    而这时湖水中的波纹一圈圈泛了起来,水面如同煮沸一般蒸腾翻滚,濛濛的蒸汽在半空中凝结成滚烫的火雨。

    叶修撑起了他的伞,他们在伞下互相依偎着。

    “那是什么?”

    叶修专注地盯着湖面,巨大的生物在水底发出沉沉的啸吼。它的身躯缓缓浮现,喻文州睁大眼睛,他认出了那庄严的轮廓。

    一条龙。

    它在水中缓慢地游动,双目如同烧红的煤炭。它吞吐着炽热的龙炎,每一次呼吸都带来一次灼热的降雨。叶修轻轻拍了拍龙向他凑过来的头颅。

    “你见过它的。”叶修说,“它是小点。”


    喻文州惊奇的笑了起来。

    叶修略带得意地说,“我给它施了变形咒。”

    “真了不起。”

    “那当然。”


    龙上岸了,喻文州得以看见它的全貌,它的双翼如同皱折的钢伞,头颈昂起,脊背如同一座山峦,由头项至指爪都覆盖着暗红的鳞片,一如葡萄佳酿。它昂起头吐出了火焰。

    叶修骑上了那头龙,喻文州最后的疑问也得到了解答:是这头龙带叶修来到湖泊的旁边,而他正要离去。

    “你会回来吗?”

    “我会在某处等你的,”叶修说,他挥了挥他的伞,“等到我不会再让别人夺走它。”

    他相信那要不了多久,叶修是他见过的最优秀的巫师。

    他们在月光下告别。


    喻文州回到了霍格沃兹。

    他像平常那样学习魔法,在图书馆和公共休息室度过他的课余时间,对于霍格沃兹里不再有叶修的事,他似乎适应得很快。

    他总要学会一个人去学习咒语,就像学习守护神咒那样……被保护与保护截然相反,但由于两者依赖于同一个人,也就能给予他同样的力量。

    所有人都确信叶修已经死了,只有他知道叶修就在某处,即将归来。



END

  98 13
评论(13)
热度(98)

© 莼菜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