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菜头

叶喻享有永不BE权

 

呼神护卫03/叶喻

 01  02

=======================

    喻文州站立在圆形的校长室内,沉吟了一会儿,又投身于叶修的记忆之中。

    一模一样的情节。记忆中的叶修看上去只有十岁……摄魂怪,高呼咒语的男孩,一匹银色的雪狼。

    他在校长室内一直呆到夜深。

    那段不足五分钟的记忆被他看了无数遍,他确信没有细节被遗漏了——现在他一闭上眼睛就能看见男孩和他的狼,在凛冽的寒意与黑暗中光亮得纤毫毕现,像是凝练的月光。


    之后的一周,叶修都没有回来。

    毕业班的学生不在学校原本是常有的事,他们跟随导师四处漫游,完成各种各样的任务,但叶修的情况有所不同。学校完全封锁了叶修失踪的消息,声称叶修只是在完成一项特别的任务,但有人发现格兰芬多二年级的孙翔手中魔杖是叶修的——他同时替代了叶修在魁地奇球队中找球手的位置。

    黄少天愤愤不平地到处诉说着不满——谁都知道他和叶修交好,甚至愿意和斯莱特林学院的喻文州交流看法。但喻文州甚至没有表现出情绪的波动。


    好像已经没有什么能打击到他了。

    流言蜚语在学院之间流传,说得最详实的版本是叶修是受了任务中同伴的陷害。他们笃定地说叶修一定死了,还有更阴森可怖的版本——有关政治方面的传言,他们说叶修的失踪是魔法部动的手脚,荒谬的说法愈演愈烈。


    而喻文州只是独自在寝室,练习守护神魔咒。

    这个咒语足够困难,很多高年级的学生也没有掌握。但这是叶修给他的唯一提示。


    想想快乐的事情。

    他闭上眼睛,眼前出现了十四岁的叶修的面庞。

    “你不会骑扫帚?”他朝着一年级新生喻文州露出讥诮的笑容。

    他学不会。

    “王杰希学长答应教我。”他说。

    “得了吧,王大眼儿?”叶修笑得特别嘲讽,“你要是问他,怎样飞才能不撞上那扇窗户——”他朝着城堡扬了扬下巴,“他能从飞行原理讲到几百条控制扫帚的咒语,空气学、流体力学、动力学……一直说到你和他都忘记原来的问题是什么。”

    他默然不语。

    “要是我,一句话就够了,”叶修冲他晃着食指,满意地看到他露出好奇的表情,“——飞得离它远一点。”

    他没忍住,笑了出来。

    他按照叶修的指令,紧握扫帚,身体微微前倾,双腿用力蹬地。

    一瞬间,他飞了起来,径直升上十多米的高空。

    风飒然将他的长袍吹得飘飘摆摆,他心中骤然生出一阵紧张,然而叶修也飞了起来,让扫帚和他并列,张开双臂做出保护的姿势。

    “不——要——怕——”

    叶修在风中冲他喊道,脸上是灿烂无比的笑容。


    “呼神护卫。”

    他轻声念道。

    魔杖顶端冒出了一小缕轻薄的银色雾气。


    想想快乐的事情。

    他想起五年级的叶修。那是暑假过去,刚刚开学,叶修显得忧郁而消瘦,但在看到他的时候,还是露出了真挚的笑容。

    他们站在霍格沃兹的马车前。马车是自动行进的,一端悬浮在空气之中,像是有隐形的马匹在拉着它。

    “你能看见它们吗?”叶修轻声问道。

    他茫然地摇头。

    “夜骐。”叶修咕哝,“我之前也看不到。”

    对于他来说完全是新奇的名字,但之后他翻阅资料,才知道看见夜骐的真实含义。

    那时他看着叶修忧愁的眼睛,突然想要抱抱他。于是他就这么做了。叶修显然对此并无防备,但是随即微笑起来。

    “谢谢你。”他低声说。

    他用力回抱住了他。


    ……唯有当你见证过死亡。


    “呼神——呼神护卫!”

    银色的烟雾刚冒出来就飘散了,没有成型的守护神。他有些懊丧地挥动着手中的魔杖。

    这时,他的窗户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一只猫头鹰撞在了上面。

    事实上不止这一只,接二连三的猫头鹰。它们成群结队,向城堡中乱飞。

    喻文州心中传来异样的感觉,他匆匆跑下塔楼,头顶上的夜空中是无数乱糟糟飞着的猫头鹰,它们惊慌失措地惊叫着,扑腾着翅膀,而它们都来自于同一个方向——

    霍格沃兹的北部,禁林边的湖泊。


    他拔步狂奔起来。

    

    没有光。原本晴朗的夜空中的星星全都看不到了,原本发亮的湖水变成黑暗的深渊,幽暗不见底,湿漉漉的水汽飘荡着,密密实实地贴上冰冷战栗的皮肤。

    “荧光闪烁。”喻文州点亮了魔杖,突然亮起的光有些刺眼,但他随即看到湖畔蜷着一个人影。一种难以言明的预感攫住了他的心脏,他跑了过去。

    是叶修。

    他认出了倒在湖边的人的脸。

    他险些惊喜地叫出声来,紧接着发现叶修情况不妙。他受伤了,面色煞白,紧紧闭着眼睛,在他的手边是一把银色的伞。他刚想去触碰叶修的肩膀,突然一股寒意袭来,令他生生打了个冷战。

    已经无暇去思考叶修为什么会在这儿了,他看到了它们——摄魂怪,数以百计的摄魂怪,从四面八方逼近过来,它们在湖面上寂静无声地滑行,彻骨的寒意令他颤抖起来,灭顶的恐惧吞没了他。


    “呼神护卫!”

    他高声喊道。

    没有用,魔杖尖端只冒出了一小缕银丝,在空中飘浮着。


    他头痛欲裂。

    越来越多的摄魂怪聚拢过来。想想快乐的事情!他努力回想着叶修冲他说“不要怕”的笑脸,拥抱他时的温度……“呼神——呼神——”

    他念不下去,全身如同浸没在冰冷的海水之中,他看到一个摄魂怪向叶修俯下身去,轻柔地扒开叶修护在面前的双臂,像是要给他一个吻……


    他猛然回忆起他上三年级的时候,六年级的叶修。那是圣诞舞会,而叶修根本不会跳舞。

    他在礼堂后的沙发上发现了深深陷在里面的叶修。他正用那双漂亮的手交替摆弄着他的魔杖,看到喻文州来了,朝他眨一眨眼,在魔杖尖变出了一朵芬芳扑鼻的红蔷薇。

    “檞寄生。”喻文州轻声说道。

    他们头上正悬挂着那长青的枝条。

    叶修微微一笑,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他闭上眼睛,屏息等待着,但是叶修只是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啄吻了一下。


    他鲜明地回忆起温暖干燥的唇落在额头上的感觉。

    他再次握住魔杖,高声喊道,“呼神护卫!”

    一只巨大的银色动物从魔杖尖跃了出来,用它的角将叶修身边的摄魂怪挑翻在一边。它迅疾地在湖畔奔跑着,驱逐着摄魂怪,它们像丑陋的蝙蝠,慌忙逃窜着。刺骨的冰冷渐渐褪去了,喻文州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的守护神。

    那是一只银色的麋鹿。


TBC

  103 7
评论(7)
热度(103)

© 莼菜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