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菜头

叶喻享有永不BE权

 

呼神护卫02/叶喻

 01

=================

    斯莱特林的训练进行得糟透了,在心神不宁的时候打魁地奇是一场灾难。

    喻文州两次险些被鬼飞球砸断鼻子,躲避得太过匆忙,以至于差点从扫帚上掉下去。

    王杰希的嘴唇几乎抿成一条直线,那是他生气的表征。

    最后他只是平静地告诉喻文州,他们将会在学院杯输得很惨。

    喻文州垂下头,毫无疑问,是他的错误。他素以为傲的冷静不见了——他从未如此狼狈过。强烈的不安撞击着他的心房,血脉里叫嚣着恐惧和焦躁,让他无法集中精力思考。


    当一只肥胖的棕色猫头鹰差点撞上他的扫帚时,他几乎有一种近乎解脱的感觉。预感有时会是灵验的,他想着,展开猫头鹰带来的字条,上面用细瘦的字体写着:

    “魁地奇训练场扫帚上的喻文州:请来校长办公室。”


    他们的校长冯宪君是个矮小结实的老人,他正坐在椅子后,看到喻文州后向他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

    喻文州轻易就看出他笑得勉强,抢在校长开口之前问,“叶修在哪儿?”

    “呃……”冯校长犹豫了起来,“我不应当骗你——但是我不知道。”


    这是什么意思?


    他激烈地问出了声。

    “任务——危险的任务。”冯校长含糊其辞,“有时候会发生一些意外。失踪,常有的事,有一个学生失踪了二十三年,最后我们发现他在中国西藏出家了,信仰——你知道,我们不能干涉……”

    一直悬着的心掉了下来,沉入了幽深不见天日的海底。喻文州打断他,“他死了吗?”

    “我们在找。”冯校长急忙补充,尽管他只是面对一个四年级的学生,学生是不应该知道太多的,但他却不由自主地解释起来,“我们派出了大批人马……叶修是我们学校最优秀的学生,我们非常重视他。”

    他没有在“最优秀”后面加“之一”,但这丝毫没有给喻文州带来安慰。

    “——他死了吗?”他又哑着嗓子问了一遍。

    “哦!当然不会。”

    “可那是他的魔杖。”喻文州说,声音带上了无法抑制的颤抖。

    他早就看到那根细细的木质魔杖了,就放在冯校长身后的架子上。他怎么会——怎么可能认不出来……叶修曾经用它为他示范过无数次施法动作,也曾为他变出在魔杖尖盛放的一朵红蔷薇。

    就算叶修还活着,没有魔杖,他还能活多久?

    他们执行任务的地方绝对不可能是麻瓜活动的区域。也许有吸血鬼,巨人,他可以罗列出几百种危险的生物,没有魔杖……

    他感到自己愤怒和痛苦得几乎要流泪,但不愿意表现得软弱,连忙睁大眼睛。

    “嗯,嗯,的确是的,你眼神不错。”冯校长说。喻文州比他想象的敏锐多了。

    他有些无措,不知道怎么安慰面前的这个孩子,小声嘀咕道,“我不知道你们关系这么好。”

    “我很抱歉。”过了一会儿他又说,“但魔杖不能给你——归属权将由魔法部决定。”

    和魔法部有什么关系?喻文州茫然地想,坏消息压得他胸口发窒,留给理智的地方被情绪的烈火烧得一干二净。

    冯校长敲敲桌子,将一个小玻璃瓶向他推过去。那里面装着一小缕银色的东西,像是丝绸或羽毛,又像是凝固的风。

    记忆。

    “这是我找你来的原因。叶修把这个寄放在我这儿——一旦到了特殊时刻,就把这个转交给你。”

    “我想这就是特殊时刻了。”冯宪君说,他起身走出了校长室,体贴地合上了门。


    喻文州像是被控制的木偶,又像是天生知道怎么做一样。他机械走到校长室的一角,拉开柜子的门,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石盆,盆口雕刻着稀奇古怪的文字。

    冥想盆。

    他将玻璃瓶打开,将那缕银色的记忆倒了进去。它缓缓舒展着,像是会呼吸一样波动起伏,旋转飘荡着,盈盈地发亮。

    他没有停顿,一头扎了进去。


    光在一瞬间熄灭了。

    黑暗如同一层薄纱蒙在眼前,阴冷腐臭的死亡气息蔓延,沉潜于无声和静止的光的墓地。

    太近了……近到可以嗅到强烈的渴望:对吞噬希望和欢乐的渴望。摄魂怪,他茫然地想,它们穿着兜帽斗篷,轻盈地滑动着,吞噬一切光亮。

    冷。

    寒意如同潮水浸透了他,刺痛和麻木从骨髓里泛出来,绝望,悲伤,结满了灰痂的丑陋的手,向他直伸过来——冰冷的手指就要扼住他的咽喉——


    银光乍现。

    他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男孩从他身体中央越过——他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一个悬浮的魂灵;男孩举着魔杖,高呼咒语,一匹雪狼从他的魔杖头喷了出来,朝摄魂怪迅疾地扑了过去。

    男孩脸上是倔强而凶狠的表情,他脸上布着横七竖八的伤痕,头发乱糟糟的,五官轮廓看上去很熟悉——喻文州几乎是瞬间就认出了他。

    是叶修。

    更年少时的叶修。

    摄魂怪匆匆逃走了,融于黑暗之中,一切又恢复了光明。

    视角逐渐变成俯视,喻文州低头看着男孩和他银色的狼,叶修的守护神——它几乎光亮到了透明的程度,眸子和心脏都燃烧成星光,身躯曲线优美流畅,野性而危险,美得不可思议。

    它绕着男孩跑了两圈,慢慢跑开了,化为一缕银色的烟雾。


    那景象渐渐地远了,忽然喻文州觉得自己的双足触到校长室坚实的地面。他从冥想盆回到了现实。


    这就是叶修给他的记忆。叶修所有想告诉他的事情,都在这段记忆之中。



TBC

  79 6
评论(6)
热度(79)

© 莼菜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