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菜头

叶喻享有永不BE权

 

叶老师的办公室/叶喻

和《上选修的喻同学/叶喻》、《修路由器的喻学长》同背景,时间线在两者之间。

这个设定搞完啦!

===============================

    上午,G大某男生宿舍中。

    “真的要发啊?”

    喻文州说。

    他的桌面上QQ输入框里一行字:“我发烧了”;对话对象:叶修。

    “你懂什么!”郑轩一反平常懒洋洋没什么精神的样子,头上翘着两撮毛,显得很亢奋,“这是男友力测试,通过了才能把我们的寝室长交给这个禽兽。”

    “是吧是吧!”他环顾四周想获得支持,安文逸抿紧了嘴唇,默默戴上耳机。张新杰和他重复了完全一样的动作,皱了下眉毛,把笔下的“%”画得更规整了。

    郑轩不由捂住心口。

    喻文州无奈,微微一哂,按下了发送。

    叶修几乎秒回,“多喝热水。”

    喻文州没忍住笑了出来。

    郑轩被这速度震惊了,“他不会把这句话设成自动回复了吧?”

    还没等郑轩多说什么,叶修第二句话追着来了,“我派得意门生乔一帆去给你送水,他已经在路上了。”

    “我靠,不是吧!”郑轩再度震惊。

    喻文州眯着眼笑了笑,手搭着键盘敲了一句,“逗你的。”

    同时对方发来一句,“开玩笑的”,喻文州又托着下巴笑。

    叶修:“开门。”

    郑轩瞪眼,“这又是开玩笑?!”

    “出去呼吸新鲜空气是吗?”喻文州回道。

    “哎呦被你看透了。”

    郑轩:“…………”

    但是喻文州站起来,走去打开了寝室门,叶修果然就倚在门侧,看到他,举着手中的手机晃了晃。

    “好歹做个惊喜感动的表情不行吗?”叶修笑道。

    “哇。”喻文州配合着惊喜了一下。

    “咳,你这也太假了。”叶修说着,跟着喻文州进了寝室,揽过喻文州肩膀,用自己的额头贴了贴喻文州的,“真发烧了?”

    他们身量相仿,做这样的动作最自然亲密不过,全然不顾旁人感受。喻文州稍稍侧脸,“没有。”

    叶修放开他,向其他几位喊他“叶老师”的喻文州舍友打了招呼,又转向喻文州,“想不想和我去趟办公室?”

    喻文州含笑点头,叶修就大剌剌地拽了他手,“那就同学们再见,老师走了。”

    他特意向生物系的安文逸多点了几下头,走出了一段路后,两人还这么毫无忌惮地牵着。

    喻文州稍微挣了下,叶修松了手,似笑非笑看他一眼。

    “你舍友看起来不高兴,因为我把你偷走啦。”他语调带了些明目张胆的得意洋洋,又补充道,“特别那个叫郑轩的,看着我都心疼。”

    喻文州轻描淡写地说,“他挺得住。”

    叶修哈哈一笑,“挺不住也得挺着……我是不会把你还回去的。”

    他压低了嗓音凑到他耳边说后面半句,听得喻文州脸热,慌乱中带出了矫枉过正的活泼——他伸手把叶修手中那个明显是女式的手机抢了过来。

    叶修挑了挑眉毛,“跟谁学的?学会查对象手机了哈。”

    喻文州心虚着瞟了他一眼,叶修又笑,“你随便看吧。沐橙用剩下的,说送我了。”


    叶修在G大处处透着不同寻常,其中之一就是他的助教有三位——不同于一般教授的两位,这三位偏偏都是美女,G大本来就男多女少,这就更叫人羡慕嫉妒恨了。而苏沐橙就是其中一位。

    喻文州得了允许,就随意摆弄了几下。手机几乎是一片空白。他用叶修的手机给自己拨了号,又存了自己号码,混在一堆“大眼”“老魏”一类的绰号里,“喻文州”三个字显得过分规矩了点儿。

    “存了干啥呀,我会背。”叶修沾沾自喜,一副邀功模样。

    “你怎么知道我号码?”喻文州疑惑,叶修原来压根没手机,他这个手机拿在手里大概还没焐热。

    叶修咕哝了一句,“真够笨的”,他们一路走一路说,已经到了叶修办公室门口,叶修推门进去,喻文州站在门沿上稍稍提高了音调,“你查我档案?”

    办公室里人不少——不是喻文州想象的单间,目光全投了过来。喻文州有点尴尬,被叶修拉着胳膊拽进办公室。

    “看看你资料怎么了——我还知道你课表呢。”叶修对他高深莫测地一笑,但喻文州立刻明白上学期叶修是怎么每时每刻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了。这种醍醐灌顶式的醒悟让他像在游戏里开了上帝视角,一切变得一目了然。

    他还以为是叶修很闲。

    此刻占据了叶修办公桌的是一个高大的青年,热情四溢地冲着他叫了一声“叶老大!”,他手下不停地转显微镜物镜,看得叶修心惊胆战,扑上去抢救,“包子你看着点,别把镜头磕碎了”。喻文州环顾四周,叶修桌子上几大摞书,还有奇形怪状的小摆件,他伸手一碰其中一个,突然发出了尖锐的声音:“叶神我要给你生猴子!”

    叶修咳了俩声,“学生送的。”

    喻文州笑不可抑。

    抽屉敞着,里面全是支离破碎的笔的零件,看得喻文州不禁皱眉。——桌子上的仙人球都让他养死了。叶修看他,“嫌乱就帮我收拾呗?”

    喻文州笑笑,“给什么好处?”

    叶修叩着桌子直乐,“请你吃龙虾啊,解剖剩下的。”

    喻文州半信半疑,叶修又加一句,“实验室的兔子都让老魏拿酒精灯炖了。”

    说着转身给他介绍,在叶修邻桌吞云吐雾的人,“老魏,咱们生物系的吉祥物。”

    老魏冲他嚷嚷,“别听那不要脸的胡扯!”

    叶修张口就扯,“除了你还有谁这样拳上能立人臂上能跑马胸口碎大石啊?给兔子褪毛一套一套的,起开,给我们文州腾个位子。”

    他话音刚落,一声鸡的惨叫响彻办公室,叶修连忙说,“沐橙你小心点,压着黄少天的宠物了。”这时一个人风风火火地闯进来——正是叶修口中的黄少天,“我靠这谁啊!老叶你家那个啊?”他伸手笑眯眯地拍拍喻文州肩膀,“小朋友我看好你,狠狠治他。”

    叶修眼疾手快拎开他爪子,“是你随便碰的吗?”又转身向喻文州叮嘱,“你记住这个声音,以后他说什么你都别信。”

    黄少天早已转移目标,“我的鸡!!!!苏沐橙你这个死女人!”

    苏沐橙踩着高跟鞋蹬蹬走过来,先冲着喻文州嫣然一笑,又对黄少天说,“再让它每天早上打鸣我就上报学校。”

    黄少天气冲冲,“怕你啊怕你啊怕你啊!信不信我告诉学校你拿电磁炉在实验室煮面条?”

    魏琛打断,“就你吃的最多。”

    叶修插进来,“可不是,上回老冯淘了本医学明代古籍,书页都发紫。兴冲冲来炫耀,一不留神落我这儿了,让少天当紫菜扯烂了煮汤。”

    黄少天上蹿下蹦,连着说“靠靠靠”,办公室里一时鸡飞狗跳,热闹非凡。

    喻文州内心叹服,这都什么玩意儿!

    最后叶修送他出来的时候,办公室里人都真诚地向他表示好再来。

    “还想再来么?”

    叶修笑着问他。

    喻文州莞尔,“想啊,因为你在嘛。”

    叶修轻骂了一句,凑过去亲了下他的面颊。



END

  305 20
评论(20)
热度(305)

© 莼菜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