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菜头

叶喻享有永不BE权

 

修路由器的喻学长/叶喻

年龄操作注意,师生设定。

感觉这个背景可以玩弄很多次啊!

=============================

    G大中午的食堂一向人满为患,四楼的教职工餐厅就显得宽敞多了。这时候叶修对面坐着喻文州,每人面前一碗排骨面。

    “……你一个机械系的修什么路由器?”

    叶修用筷子敲着面碗边沿表示着不满,喻文州隔着桌子上的油渍对他微笑。

    “我会呀。”

    叶修张口就扯,“我也会。”

    “叶神当然……”喻文州回答,他眼中的笑意加深了。


    叶修其实不会。他是生物系的教授,隔系如隔山。说是修路由器,其实就是修网,网断了、卡了,打不开页面了,喻学长几乎有求必应,竭诚服务。他性格如此,尽自己所能帮助别人,也算任劳任怨。

    喻文州上大二,就读于G大机械系。G大机械系向来以男女比例悬殊出名,一般是10:1,到了喻文州这届,因为种种不明原因,达到了惊人的27:1。喻文州的班级更惨,被剃了个光头,人称和尚班:一个女生也没有。

    在这样的环境下,不成僧,便成gay,简直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而喻文州选择了第二条,换言之,他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了——更为诡奇并且剑走偏锋的是,那个男人是叶修。

    此时叶修冲他呲牙咧嘴,“能不能不去?”

    喻文州笑笑,“已经答应人家了。”

    叶修不说话了。喻文州又补充一句,“郑轩和我一块儿去。”

    “哦——”叶修拉长声音答应着,“下次专程找他一趟,让他看着你点儿。”

    喻文州没理他,埋头吃面。


    喻文州中午回到寝室,郑轩已经躺着睡午觉了。

    他们一个寝室四个人,除了张新杰作息如同石英表一般精准,就数郑轩作息规律,原因很简单:对于郑轩来说,作息就是睡。

    “郑轩。”

    喻文州轻轻敲着郑轩床头的栏杆。“起来,你不是要和我一起去女生寝室,帮人家修路由器吗?”

    这就是叶修紧张的原因。

    喻文州,G大学生会主席,风度温柔相貌清秀,早就已经超越了系别,成为一代男神,是不少女生的觊觎对象。他还上得了演讲台,修得了电脑路由器,简直是最佳男友配置,这项技艺也成了他奔走于女生寝室之间的缘由,经管的,国贸的,外语的,都找他去修。

    叶修认为,让喻文州进女生寝室,真不知道是狼入羊群还是羊入虎口。

    喻文州解释,“我是弯的。”

    叶修看白痴一样看他,“我知道,但她们对你有意思啊!”

    在喻文州的同系兄弟看来,上帝固然关上了一扇门,又打开了一扇窗,然后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只有喻文州一人越窗而过,桃花朵朵开,片叶不沾身。

    “兄弟你这……”

    喻文州坦承,“我喜欢男的。”

    郑·直男·轩痛心疾首,“白瞎了这副好皮囊!”

    鉴于郑轩的埋怨,喻文州答应下次去修路由器时带着他一起,“看看风景”,而此时无论他怎么喊,回答他的都是含糊的哼哼。

    喻文州态度和缓,语调温和,“昨天你还说了,中午一定不睡觉和我一起去,不然是小狗来着?”

    郑轩:“汪。”

    喻文州无奈。


    最后喻文州只好独自去了女生寝室。这事当然在晚饭时被叶修盘诘而知,叶修酸气四溢,差点打通任督二脉。

    叶修说,“下次我和你一起去。”

    喻文州盯着叶修无意识地用筷子把碗里的饺子捣碎,叹息道,“叶老师,你成熟一点。”

    喻文州很少叫他叶老师,尽管他们年龄悬殊——叶修三十有二,喻文州才满二十一,叶修也的确是他选修课的老师,但他们对这样的年龄鸿沟视若无物,交往的姿态相当平等。

    叶修现在甚至觉得自己和喻文州的年龄倒换了,自己像个幼稚的小朋友,跟着喻文州后面伐开心要安慰,他想到这里,不由咳了一声,“没大没小!怎么说话呢!”

    喻文州学着他的光棍语气,“呵呵,那你说怎么办。”


    叶修毫无办法。

    他当晚回去,研究了大半宿的计算机网络,不得不承认其中道理精深,非一日之功。次日系里开会,他往下出溜了三四趟。

    “叶修!给我站起来!”

    系主任皱着眉叫他。

    系主任是个已经秃顶了的老教授,叫冯宪君,老头子对叶修的学术水平非常欣赏,但一谈及思想道德层面,经常气得手抖成七八只。当时学校派人找叶修谈话——谈话内容是不要和男学生谈恋爱,也是派的他。

    叶修和比自己小十多岁的男学生恋爱,虽然在同性恋爱风气已经开放的当日,也够耸人听闻。偏偏叶修是G大一块金字招牌,想解职降级处分都不成,最后只是扣了一个月工资,不了了之。


    “报告主任,我已经站起来了!”叶修摇摇晃晃。

    “你这是什么态度!昨晚干什么去了?”

    叶修撑着眼皮扯谎,“我弟弟从美国回来,我去接机。”

    “你还有个弟弟?”冯主任狐疑。

    “啊,比我小一点儿,我们是双胞胎。”

    冯主任憋了半天,说了一句,“祸不单行。”

    叶修听了就乐,“主任您这垃圾话水平也见涨啊!”

    冯主任觉得和他对话得把自己心脏病气出来,摆了摆手让他坐下,叶修被这一吓,清醒了不少,开始盘算着向学校提议,全面封禁路由器。

    治标不治本,损人不利己。经过思考,叶修痛苦地得出了这个结论。他放空双目,盯着冯主任一开一合的嘴巴,早已神游天外。

    冯主任在散会后又留了他一会儿,“小叶啊,我听说你总是带那个谁,”他纠结了一会儿还是说不出“你男朋友”四个字,“就那个谁,上教职工食堂吃饭?”

    叶修理直气壮,“教职工窗口多,空着也是空着。和那么多人挤,怕饿坏我家小朋友。”

    冯主任苦口婆心,“规定学生不能上教职工食堂啊!”

    叶修立即回答,“教职工守则第四十二条,可以带家属一起吃教职工食堂。”

    冯主任被一句噎住,差点翻白眼,气得拂袖而去。叶修没多管,盘算来盘算去,还是对喻文州到处修路由器这事没辙。


    喻文州一直修到了生物系的女生寝室,不由多问了一句,“你们选了叶修的课吗?”

    几个妹子纷纷回答,“叶神的课啊?太难抢了。”

    “隔壁有个抢到的,羡慕死了。”

    “叶神的课是最难选到的。”

    喻文州笑笑,“叶修是我男朋友。”

    室内一片寂静,只听到惊骇的吸气声。

    这事迅速传开了。


    后来再没女生找喻学长修路由器了,尤其是生物系的。叶修在课上威胁说,要是她们再找机械系的人修——谁都知道那特指谁,就给她们不及格。

    郑轩泪流满面,机械系男生泪流满面。



END

  453 37
评论(37)
热度(453)

© 莼菜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