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菜头

叶喻享有永不BE权

 

望君来时/叶喻|君索

卡拟,所以其实是君索……orz

============================


    “喂——”

    来人扛着一把伞,全身破破烂烂,向蓝溪阁的地界前头这么一站,开口尽显无赖本色,“你们老大呢?让他出来见我。”

    他可不是一个人——尽管以这位的赫赫大名,一个人也够令人头疼的了:

    君莫笑,50级进入神之领域,兴风作浪四处拾荒,各大工会围剿通缉无果,顺顺当当升至满级,后来闯入联盟拿了个冠军,据说其操作者就在几天前宣布退役了。

    这货为什么会回来?!!!!

    内心崩溃的春易老、蓝桥春雪等人心中狂刷过同一排弹幕。


    此时这家伙一身拾荒装,明显抱着光脚不怕穿鞋的态度,身后雁翅排开两列小弟,也不都是生面孔:

    无敌最俊朗、忧郁小猫猫、依诺、悟道君、伤心一枪、神说要有光。

    有男有女,有奶有T。


    蓝桥忍不住吐槽,“集齐七个马甲,这是要召唤神龙?”

    忧郁小猫猫微微一笑,声音柔细,“老大说,我们是要屠杀恶龙,拯救公主。”

    这时,君莫笑向前挪了一步。

    咔咔咔,蓝溪阁的人炮筒、手雷、步枪、重剑,各色各样的武器,全都举了起来。

    春易老继承了操作者简明的语言风格,沉着嗓子喝道,“退!”

    君莫笑咧嘴一笑,“上!”

     话音刚落,漫天剑光!

    豪龙破军!两个战法起手就是豪迈的大招,守护天使和牧师被掩护在中间,骑士冲锋向前,厚重的板甲承受了最多的伤害,机械师放了个小机器人,嘭一声炸响在春易老身上。

    蓝桥春雪精准的剑招被撞上来硬吃伤害的无敌最俊朗打断了,曙光旋冰召唤出的召唤兽惨死在澎湃的伏龙翔天中,狂剑和弹药的配合已算精妙,但在双战法的压力下显得不堪一击,而机械师和元素法师的单打独斗,元素法师也渐渐落了下风。

    蓝溪阁的五大高手,已经都在这里了!

    其他成员虽然也在浴血奋战,但在对方计划周密的打法下仍然死伤惨重,虽然仗着人多势众,将对方的刷血者死死纠缠住,一时还是不能解决,任着几人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

    君莫笑沿着其他六人在混乱中开辟的道路,利用飞枪迅速地移动着。

    入夜寒瞳孔紧缩,“别让他跑了!”

    “嗖——”的一声,君莫笑面朝着他,迅速倒退着,朝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拜拜喽!”

    他左摇右摆,闪避着突然向他倾泻而来的炮火和子弹,一面吼着,“无敌最俊朗!”

    残血的骑士开了骑士精神,一个牺牲吼叫,范围内的攻击全都落过来,这时六位马甲小弟都发出了呐喊,“老大加油!”

    眼力不错的笔言飞发现高速移动中的君莫笑身上泛着道道白光。这当口,这家伙居然还在给自己刷血!

    “这个禽兽!”蓝桥春雪一剑劈死了悟道君,“拉了这么多小弟来,全给他铺路!”

    这几位马甲战士都装备奇差,技术也说不上顶尖,所仗的不过是出其不意的精密配合。现在这几位在人海战术的围剿下都变成了墓碑,眼看都是死回城去了,而君莫笑呢?

    早就不见踪影了!



    夜雨声烦提着冰雨,步履轻盈地巡视着。

    一间残旧的破屋里似乎有不同寻常的响动。

    “啪!”

    从破败的土墙后扔出了一只开裂的靴子,掉在夜雨声烦面前。

    搞什么?夜雨声烦惊疑不定。

    “啪嗒!”这回扔出来的是脏兮兮的上衣。

    在这儿脱衣服?

    好变态哦。

    夜雨声烦默默捂住了脸。


    没等夜雨声烦做出什么应对举动,君莫笑从墙后面跳了出来,此时他已经换上了一身亮闪闪的银装,看上去帅气又精神。

    “你怎么在这儿?”夜雨声烦吃了一惊。

    君莫笑从容不迫地回答,“你可以理解为,我要探亲。”

    夜雨声烦是个冷酷的杀手,他的装束是个风流倜傥的江湖剑客,人们常常被他的外表蒙蔽,以为他是个轻浮的人。

    他冰蓝色的眸子里透出一丝怀疑和杀意。

    “蓝溪阁没有你的亲人。”

    “你说了算吗?”

    冰雨出鞘一寸,又停住了。

    “我不想和你争斗。”

    他冷冷地说。

    这样的说法像是退让,实则是挑衅,因为一般而言君莫笑都会特别嘚瑟地答一句“你是打不过我吧”,然后他再出手,显得师出有名,而非仗势欺人。

    这里是蓝溪阁的地盘,越靠近中央,越是高手云集,就算君莫笑是顶尖高手,也是单枪匹马,闹不出太大的动静。

    没想到君莫笑惊异地看他一眼,“急着探亲呢,哪有时间和你打?”

    “呃……”

    夜雨声烦噎住了,他受某些正义的信条所缚,出手前总是要讲清理由,不然冰雨不就成了笑话,阿猫阿狗也杀得的?

    “不打就滚。”半晌,夜雨声烦硬邦邦地抛出一句。

    “你暴力狂吗?”君莫笑一脸惊悚。

    “少废话!”冰雨出鞘,刹那间剑光婉约如同天边新月。

    君莫笑一个滑步,千机伞变为矛形,挡住了雷霆般的一击,然后侧身躲开,又是飞枪!

    他一身的装备全是精心准备,加满了移动。夜雨声烦刚刚迈出一步,就听到脚踝处传来一声轻微的咔哒声,右脚被翻起的铁扣死死扣在了地面上。

    这是窃贼的技能,陷阱扣!君莫笑趁着和他聊天的时候放下的,居然瞒过了他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神!

    果然还是玩不过这个卑鄙的家伙啊!夜雨声烦愤恨地望着君莫笑一路绝尘而去,还冲他得意地招了招手。


    破败的墙根另一侧,贴着墙根晒着太阳的枪淋弹雨被夜雨声烦气急败坏的叫嚷声吵醒,眼皮撩了撩,双眼猛然睁大了。

    他目瞪口呆地望着君莫笑奔向天际,嘟囔了一声,压力山大啊。

    说完,他又翻了个身,陷入了昏昏欲睡。


    厚重的橡木门被推开了。

    “我预料到你会来,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索克萨尔微笑地叩击着瓷质茶杯的边缘——作为一个邀请,他本来就准备了两杯红茶。

    君莫笑来了,他走的不远,却像是风尘仆仆,眼神流露出真挚的喜悦。他的装束也许参考了女士们的意见,搭配协调并且英气勃勃。

    他冲着坐在窗前术士宣布,“我来了。”

    “如我所见。”术士温和地回应道。


    “你应该记得暗影陷阱?”君莫笑无视了饮茶的邀请,语速稍微加快了。对于一贯用冷静或挑衅的语调说话的他来说,这样说话的他明显激动而语无伦次。

    索克萨尔微微顿了一下,“我记得。”

    

    那是他们不久之前一次交手的转折,君莫笑放下暗影陷阱,在他踩中后立刻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那是偷袭、是贴身的噩梦开始,也是葬送了他可能拥有的辉煌的神转折。

    暗影陷阱——盗贼的偷袭技能,触发后,盗贼会立刻出现在陷阱位置。*

    没有多少人愿意被当面提起失败,即使那次失败已经被理智消化、被反复咀嚼,在一次次分析和论证中验证了其不可避免。

    “别露出这样被伤害的表情。”君莫笑向他凑近,伸出手安抚性地按在索克萨尔的肩头。

    索克萨尔目不转瞬地望着他,没有回答。

    红茶的热汽在他们之间氤氲地蒸腾着,隔着飘渺的烟雾,术士黑色的眼眸对上了散人略带棕褐色的眸子。索克萨尔没有躲避如此接近的触碰,任君莫笑的手按着肩头轻轻摩挲着,他们陷入了沉默,像是各怀心事,又像是心意相通。

    “我总会输的。像你说的那样,我动作太慢,也许在团队中会有人保护我,但如果是单挑,对上你,我的胜率非常渺茫。”索克萨尔率先打破沉默,平静地说。

    君莫笑没有答言。

    “我并不责怪你,所以你不必前来道歉。”他微笑着说,看到君莫笑皱起了眉毛,立即接下去说道,“我只是开玩笑,我不知道你来的目的。”

    说这句话时,他的语调微微上扬,这是一个疑问句,但并不咄咄逼人。

    “一定是你。”君莫笑突然开口,他显得有些焦躁。

    “一定是你又踩中了暗影陷阱。”

    “…让我如此渴望来到你的身边。”



END

*注释:引用自全职原文第1435章 弄不清的神转折:“暗影陷阱,触发后,盗贼将立刻出现在陷阱位置”



  97 13
评论(13)
热度(97)

© 莼菜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