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菜头

叶喻享有永不BE权

 

Rude/叶喻

Here We Are后续,二十年后。BGM同标题。

=======================

    我穿好西装打好领带,提溜好名茶名烟名酒,走到约定的地方,我的小女朋友冲我一笑,露出尖尖的虎牙。

    我猜测她是想给我一点儿鼓励,但没用,我出了一脑门子汗。

    “我好看吗?”她冲我直乐,身上一条葱绿色连衣裙,胳膊上噼里哐啷一堆镯子,个性。

    好看。我心不在焉地点头,牵了她的手,被她眯着眼睛上下扫视一通。

    咳,你怎么紧张成这样!她说。

    你不紧张?

    她晃了晃脑袋,——还成。

    我连忙谄媚地捏了下她的手心,你可得帮我。

    得嘞。她在我脊背上狠拍一把,“加油啊小同志!”她说。

    她用了八分力气,拍得我呲牙咧嘴,但我连忙挺了挺腰杆,拿出当年表白的勇气,举起手敲了敲门。

 

    门开了。

 

    我的小女朋友的家世有一点点特别,她是孤儿,被一对同性伴侣收养。

    我问,你怎么区别称呼他们俩啊?

    那时候我们刚刚恋爱,还没准备结婚——小叶同学双目圆睁,骂我,什么蠢问题?

    我早习惯这姑娘思路诡奇、不同常人,只好补充说明,都叫爸?大爸、二爸?还是一个叫爸一个叫爹?总不能……我将发散思维的结果咽下去,小叶同学一脸“你是白痴”的表情,恹恹地看我一眼,“我不叫爸,我叫‘老叶’和‘老喻’。”

    “哦——”我心说,这可真够奇葩的。

 

    而今这“老叶”和“老喻”站在门边儿瞅着我,俩人脸上都是高深莫测的笑容,表情非常神似。

    “小叶不介绍一下?”

    左边那个看我一眼,那目光迅速、犀利,很难想象这个年龄的人还会有这样清明锐利的眼神,我舌根一软,“爸”就叫出了口。

    “客气了。”右边那个笑着说,他侧身让我们进了家门,态度温和从容,“你就是小叶的男朋友?”

    我是。我点头,正惶惶不安地想那句“爸”怎么解释,他对着我一笑,笑容里满是鼓励、安慰,所谓如沐春风、冰消雪融,不过如此。

    “您真是我见过这个年龄段最有魅力的男子。”我连忙奉承,不过这话也是真心实意,以这位的眉目舒朗、风度翩翩,身材毫不走板,再下场迷几个小姑娘都毫无困难。

    另一位正在关门,听了这话,转过身来,颇有些玩味地扫了我一眼,我可爱的小女朋友——小叶同学,哈哈大笑起来。

    “老叶!”她兴高采烈地捏了另一位的肚子一下,“你又长胖啦。”

    “还是老喻身材保持的好。”她说着,走过来靠在“老喻”身边,她的这位父亲非常宽容宠溺地抚了抚她的头发。

    “呵呵。”老叶对她笑了一下,走到另一侧,在她的旁边坐下,一只手精准迅速地捏着她的手腕抬起来,“这什么审美,戴这么多镯子不嫌累?”

    “老古董。”她鼓着腮帮子嫌他,“这是时尚!”

    老叶和老喻相视而笑。

    很明显,这一家非常和谐,小叶简直被宠得无法无天。

 

    我想到这儿,莫名其妙地感到一阵压力山大,我此行是为了把他们俩的掌上明珠拐走的,现在还没交待目的,气氛当然其乐融融,等交待了目的,被赶出门都有可能吧?

 

    不过这会儿,我没开口,对面那三个人也光顾着说话,一时话题没向敏感的方向发展,老喻——我也跟着这么叫了,为了避免我尴尬,有意地将我也往话题里引。

    承您好意,好人一生平安。我心里念叨一遍。

 

    “小鬼。”老叶突然顿住,意味深长地看我一眼,“今年多大?”

    我一怔,老老实实地回答,“二十六。”

    “干什么的?”

    “XX工程师。”

    “老家哪里?听你口腔,X市人?”

    “嗯……”

    “老叶你查户口呢?”我的小女朋友这时候拔刀相助了,还冲我挤眉弄眼,好样的。

    “我不介意查一查。”

    老叶瞟她一眼,又对着我问,“收入怎么样啊?买房了吗?不能跟我们家闺女裸婚吧?”

    我被连环的问句弄得有点懵,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我的小女朋友先红了脸,“谁说要嫁他了……”

    猪队友,什么是猪队友。

    我心尖儿一颤,看到老喻同志一脸忍俊不禁,笑着补刀,“‘爸’都叫出来了。”

    在这儿等着我呢。我肠子都悔青了,恨不能穿越回去给张口认爹的自己一巴掌,老叶眉梢一挑,表情挑衅,“听见没,我们家小叶不嫁你,你就急着喊‘爸’了,你是不是谈个女朋友都这样啊?”

    这指控够严重的。

    我张口结舌,“我,我”了半天,老喻伸出手,轻轻敲了老叶头一下,对着我温和地笑了笑,“别紧张,我相信你对小叶是认真的。”

    我连连点头。

    房子、钻戒都买好了!

    结婚就是箭在弦上的事儿!

    “不过诚意是要用具体表现来证明的。”他冲我和和气气地一笑,却让我觉得脊背一阵儿发凉,“小叶不是你的初恋吧?”

 

    ——“我不是你的初恋吧?”

 

    “当然不是,想什么呢。”二十八岁的叶修冲着他乐,“哥的初恋当然——”

    他等着他说下去,“当然是荣耀女神。”

    “此外呢?”

    “就你一个。”

 

    “不是,但我很爱她。”

    之前的都比不上,遇见了,认定了,就这一个。

    逻辑0分,真情实感10分。

 

    老叶盯着我,“你了解她么?”

    ——“你了解我么?”

 

    “尽我所能。”二十四岁的喻文州回答他。

 

    “当然。”我立刻回答,“我知道小叶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颜色的衣服,知道她不高兴是什么样的,知道她生病了什么症状,也知道她……”

    偏题0分,真情实感10分。

 

    “你爱她么?”

    ——“有多爱?”

    “想和你过一辈子。”三十岁的叶修回答。

 

    “我会好好照顾她。”我说。

    依旧偏题0分,爱满分。

 

    “小叶从小到大没受过委屈。”老叶最后对我说,他摆出了长谈的架势,说出来的却只有寥寥数语,“她脾气我知道,你让着点她。”

    我连连点头。

    老喻笑眯眯地走过来,握住他的手。

    最后五十岁的叶修和四十六岁的喻文州目送着我和小叶出门,他们仍然牵着手,像是无论再经历多少风雨,都不会被拆散一样。

 

    “你觉得怎么样?”

    “小伙子挺老实的。”

    “小叶开心就好。”

    “当然。”

     “文州啊,你看这送来的烟,不抽是不是有点浪费?”

    “想都别想。”

    “哦。 

    一如往昔。 

END

  106 8
评论(8)
热度(106)

© 莼菜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