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菜头

叶喻享有永不BE权

 

Here We Are/叶喻

此文又名扯证生娃(不

为了满足LO主扯证生娃的梦想,私设一下我国已允许同性结婚及收养(…

喻队生贺,bug众多,欢迎纠错……

========================================

Here We Are

01

    “我也有。”喻文州当时是这么说的。

 

    叶修将戒指递到喻文州面前的时候,喻文州看着他笑了一会儿,直看到面前的人假惺惺地板起脸,才接过来。

    那是世界赛冠军的戒指,领队也有一枚,式样和队长、队员的别无二致,喻文州的确也有。

    “不单膝跪地?”他笑着。

    “哎哟——”叶修牙疼似的叫唤起来,“要求挺多啊?”

    喻文州笑意不减,“人生大事,怎么能敷衍。”

    “幸好我也不是毫无准备。”

    喻文州还没反应过来,叶修真单膝跪下了,手腕一翻,又一枚戒指。

    这一枚倒真是带了钻的。

    “喻文州同志,和我去扯个证呗?”

    真是一点也不浪漫的求婚词。

    喻文州站在那儿,无意识地嘴角扬着,红色一点点从耳根泛起来。

    “好。”

    这时离第二赛季末、叶修第一次知道喻文州的名字,已过去整整十年。

 

02

    “怪胎。”

    ——这是蓝雨初代队长、索克萨尔的原操作者魏琛对喻文州的评价。

    后来,魏琛承认自己在喻文州的问题上总是走眼,当初判定他没什么前途的时候是这样,后来判断他和叶修的事情上也是这样。

 

    “真决定退役了?”

    魏琛退役的消息传出来的时候,平常不怎么乐意在职业选手群冒泡的叶修——那时还叫叶秋,主动出来问了一句,在一群人乱糟糟的刷屏里孤零零地空悬着。

    当时传闻还只是传闻,魏队输给一个没出道的毛头少年的事情,他自己当然不会宣扬。

    叶小队长刚刚将职业生涯中第二个冠军收入囊中,风头一时无两,嘉世战队崛起的势头锐不可当,在群里说话也带了分量。魏琛和叶修原有在网游打杀的情谊,又有赛后一起抽烟的交情,正是心情郁塞的时候,找叶修私聊的时候也就不慎透了点底。

    “挺有意思的小鬼。”听完魏琛的描述,叶修评价。

    他自己年纪不大,刚满二十,说话却是老气横秋的,“我很期待他未来在职业赛场的发展。”

    魏琛感慨,“是啊!我的确看走眼了。”

    “蓝雨会是很有意思的对手。”叶修又说。

    “你什么意思?”刚刚卸任的蓝雨队长魏琛不满,“蓝雨本来就很厉害好吗?”

    “呵呵,手下败将。”叶修叼着烟笑。

    他的嘲讽还没修炼到家,带着一二分少年人的锐气,但拉仇恨的效果已然一流,他漫不经心地看着魏琛一连串垃圾话飚过来,嘀咕着重复了一遍这个对他还新鲜的名字,“喻文州。”

 

    而喻文州知道叶秋,则要更早些。

    在那个职业联盟刚刚起步、荣耀成为潮流的时候,叶秋几乎是每个荣耀玩家的偶像。一些老玩家追忆起来,或许会用狗血煽情的语调说出,那是一个时代。

    斗神的时代。

    比赛场上的一叶之秋,是“战无不胜”的代名词,一杆却邪所向披靡,而他本人的神秘、低调,从不接受记者采访,也引起并满足了众人的一切肖想。

    神秘而强大的,总是令人向往并心生崇敬的。

    喻文州并不像很多同龄的训练营选手一样,把“崇拜”挂在嘴边,在别人对着斗神精彩的操作画面发出惊叹时,他在研究和学习。

    学习叶秋的思想、战术,他可能究其一生也做不到那样迅速精准的操作,只有靠意识来弥补,叶秋被称为“荣耀教科书”,是许多战术的开创者,华丽的操作背后是深刻的思想,每一个操作都是有目的的——这是喻文州的认识,也是他学习的目标。

    他想,他能理解叶秋。

    他要将自身的优势,发挥到极限。

 

03

    或许是肖想太久,到第四赛季,喻文州出道,看到蔫蔫的没什么精神的叶小队长的时候,心情颇为微妙。

    “哟,喻文州?”叶修看到领头的小喻队长,伸出两根手指探水温似的和喻文州握了握,一脸嘲讽的笑容,“听说你是个手残?”

    喻文州不卑不亢,叶队长赛前的垃圾话他也是早有听闻,这要是能影响到他的比赛心情,他也走不到这个赛场了。

    “叶神见笑了。”他先是拉住了要跳脚的黄少天,客客气气地笑着说。他早看到叶秋的手指无意识地蹭着裤袋,笑着补了一句,“叶神烟瘾很重?比赛场里禁止抽烟,辛苦你了。”

    场地禁烟是联盟不久之前出台的规定,叶修对此适应欠佳,喻文州哪壶不开提哪壶。

    叶修当时就想,这人可真有意思。

 

    第四赛季的决赛,一叶之秋被霸图战队的季冷舍命一击带走,那场总决赛成了霸图粉丝的狂欢。

    比赛结束后,叶修独自走出场馆,赛后的记者采访,他自然不会参加。

    第四赛季是需要叶修去适应的一年,那是斗神初次从神坛陨落、终结了嘉世不败神话的一年。在这一年比赛中,没有了气功师的配合,苏沐橙刚刚出道,和叶修成为“最佳组合”,虽然也让人眼前一亮,但他们还是输了。

    叶修虽然经历过无数次失败,但在与冠军失之交臂后,说心情愉悦也不太可能。

    在场馆外,叶修意外地遇到了喻文州。

    站立的姿势像是早有预谋,或者是守株待兔——不同于叶修的坦坦荡荡,蓝雨的小队员矜持地戴了墨镜,但叶修还是精准地从脸部轮廓将他认了出来。

    看到叶修,喻文州微微一笑,伸手奉上一支烟。

    叶修多少有些吃惊,表情夸张地将喻文州从头到尾打量一遍,“这算什么?”

    喻文州假模假式地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安慰?”

    说完两人都有些憋不住,就都笑起来,叶修瞥他一眼,“成年了吗?”

    喻文州冲他点点头,压不住嘴角一抹笑意。

    他笑得好看,也乐意笑,人们常设想人缘太好的人是世故圆滑的,却忽略了他可亲外表下不可劫*的内心。

    聪明的人总是互相吸引,他们彼此理解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

 

    叶修处处料人先机,却没想到喻文州这一年给他的一支烟,若干年后要他上交多少包烟才能还得起,简直是只赚不赔、一本万利。

 

04

    第六赛季蓝雨夺冠,剑与诅咒锋芒初现。

    而嘉世像是走上了江河日下的道路,在一对对组合大放异彩、团队配合天衣无缝的时候,一叶之秋更像是一个人在战斗。

    有着沐雨橙风的陪伴,也挽救不了团队整体的死气沉沉。

    而在术士的旁边,总有一位剑客,喻文州时刻保持着冷静的思考,为蓝雨团队凝练出最佳的战术,击败来敌。

    他将叶秋视作对手,在研究叶秋的比赛视频时常常代入——倘若易地而处,自己是否会做出和叶秋同样的判断?

    他感受到思想的契合,心领神会,有如电光火石,一闪而逝,却足以照亮探索的道路——那道路通向的是巅峰,在硬伤克制下无法抵达的高度,可以在思想方面弥补。

    有如灵感的对话,也像一场奇妙的游戏,他们无所不知、洞察人心。

    而一直陪伴两人战斗的最佳搭档——黄少天和苏沐橙,最终成为了他们的伴郎和伴娘。

 

05

    喻文州回忆起第八赛季,听说叶秋退役的心情。

    叶秋和战队不和的传闻早已甚嚣尘上,彼时他们已经算得上私交甚笃的好友,他有时假装无意的关心,也被叶秋三言两语带开,他知道叶秋不便直言,就再没多问过。

    没有多问并不代表他自己不会观察,很快他就发现,嘉世团队中以刘皓为首的一拨人,是怎样地冷淡孤立叶秋,为出个人风头不服调遣,处处针对。

    叶秋很辛苦吧!

    喻文州这样想着,但当消息传来、叶秋直接退役的时候,他几乎大怒。

    明眼人都可以看到,叶秋的状态并没有像嘉世对外界宣称的那样下滑。

    为什么不坚持?

    作为一个天赋受了限制的选手,“坚持”二字,喻文州的体会不可谓不深刻。

    但他又立刻冷静下来,这一定是有原因的,这是他对叶秋的信任,凭着一贯对人心的体察,以及近乎浪漫的信仰。

    他总是在揣度叶秋的行为和想法,习以为常到了理所当然的地步。所以当叶秋宣称自己会回来的时候,他早有预见,他再次看着这个男人艰难地开拓着,重返巅峰,一点恋慕埋在心底,终于生发成燎原大火,不可遏制。

    在喻文州注视着叶秋——或者说叶修的时候,叶修也在注视着喻文州。

    他对待后辈不乏提携指点,但对这个一贯冷静的少年,却总带了几分言说不明的情绪。

    别人的缺陷也许是经验的缺失、意识的单薄,而喻文州已经几乎做到极限了,他缺的,只是那一点“手速”的天赋而已。

    无法弥补的缺点,叫做弱点。

    叶修欣赏这个年轻人,他闲着的时候总是会去撩撩几个关系不错的朋友,有些人会炸毛,甚至几天不理他,而喻文州一直态度温和地回应着他,像是从来不会生气一样。

    因为他们懂得彼此的温柔。

 

06

    两人都退役后,同居生活定于B市开始,一为就喻文州在联盟上班,继续为荣耀抛洒热血,二为就叶修的老家。

    喻文州和叶修家人碰面,过程尴尬、结局却甚妙。

    叶修处事,常抱“你不来就我,我不去找你”的冷淡态度,对家庭关系常生消极避让之心。喻文州不知动了什么手段,让叶修家人对自己的印象极佳,连带着叶修的离经叛道也顺眼不少。再说叶修一早向家中摊牌,老爷子老太太思想斗争太久,再激烈的情绪也都被时间磨得没了脾气。

    喻文州的出现天时地利,填补二老心中一块空白。

    最终还是,你们幸福就好了。

 

    叶修受不住陈果“常回兴欣看看”的反复念叨,也曾磨着喻文州和他一起去H市。喻文州不像叶修,在蓝雨俱乐部能出入无人之境一般见人就调戏,等热热闹闹的一堆人全都过来围观,还是不太好意思地笑着,偷拽了下叶修的手。

    “怎么的?没见过啊?”叶修笑得一脸得意。

    包子一马当先,“老大!这就是大嫂?有谁欺负你和我说,我下他一条大腿。”

    “包子好样的。”叶修笑得肩膀直抖,被喻文州掐一把,只得收敛,“别叫大嫂,文州不乐意——哎哟文州你又掐我。”

 

    退役后的生活,用叶修的话说来,那就是直接迈入老年生活。

    喻文州要泡脚,还要带他一起泡,喻文州还煲汤,十全大补,差点把他鼻血喝出来。

 

    而他的生活习惯也难免影响到喻文州,等喻文州吃了几顿泡面、痛苦地要将这种食物彻底销毁的时候,抬头恰遇见叶修一张笑脸,差点被闪瞎。

    “是不是欲罢不能?”

    “……没有。”

    “是你的泡面方式不对。”

    “……吃的就是你泡的。”

 

    “文州……”叶修无奈,他突发奇想,“咱们俩老了,生活得什么样?”

    喻文州眯着眼笑,身上还系着围裙,“咱们一起养个小孩儿怎么样?”

    叶修正以烂泥糊不上墙的姿势瘫在床上,闻言动了动手指,“你生吗?”

    喻文州用几张打印出来的收养细则糊了他一脸,叶修“啧啧”几声,“早有预谋啊文州大大。”

    “过奖过奖。”

    “我没意见。”叶修看都没看,用脚勾住喻文州膝弯,手用力一拽,让喻文州躺到他旁边,“得买个大点儿的房子。”

    喻文州在接下来的亲吻中断断续续地说,“行……啊……”

 

    曾经的叶修,有推翻一切重头再来的悍然孤勇,而如今他也想回家,有一个爱笑的小姑娘,或者一个活泼的小男孩来牵他的手,最重要的是一个知心的爱人,与他相携到老,共享光荣。

 

07

    他们从十赛季后开始热恋,再到世界赛上领队和队长的比肩而立——这是属于他们的光荣和梦想。

    一路崎岖,幸好他们求仁得仁,不曾错过。

    这是他们的故事,而他们就在那里,一切等待发生。

END

后续:Rude

 ====================================

 *注释:“儒有可亲而不可劫也,可近而不可迫也,可杀而不可辱也……其刚毅有如此者。”

  180 6
评论(6)
热度(180)

© 莼菜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