莼菜头

叶喻享有永不BE权

 

天凉王破/叶喻

雷文与自我满足,请谨慎观看……

=========================

    “天凉了。”

    清晨,喻文州醒来,双人床另一侧空空荡荡,随即听到叶修在卫生间深沉喟叹。然后人直接出门,带得防盗门“砰”一声巨响,其中怨愤深深,不可言说。

    喻文州皱皱眉,伸手把手机从床缝里捞出来。

    屏幕上提示信息已满,遂从头开始删除。“叶修”这个名字出现频率极高。

    叶修学会用手机后,手速发挥得淋漓尽致,喻文州发一条他能回三条,欺负起手残来游刃有余,他不惜卖弄自己的妙语连珠,垃圾话飚起来也常失尺度,堪称肆无忌惮,又名恃宠而骄。

    最上一条还是五月份的“520”,那时他们刚开始同居,浓情蜜意的新鲜感还没褪,喻文州先发的“我喜欢你。”

    叶修秒回“我也是。”

    停三秒找补一条,“我也喜欢我自个儿”,附带贱笑一枚,猥琐气息能从屏幕上溢出来。

    而最新一条也是叶修发的,“文州,我错了。”

    喻文州面不改色,按下一键清空。

 

    上班地铁拥堵依旧,喻文州耳机挂在耳朵上,音乐频频被短信提示打断。他没回叶修一句“错哪儿了”,叶修的短信接二连三地追过来,迅速挤满一屏幕。

    

    “我不该说你摸起来像键鼠![可怜]”

    “我睡了三天书房了文州![大哭]”

    “文州你别太过分![愤怒]”

    

    感叹号用得声嘶力竭,配的表情也情真意切,喻文州慢吞吞回了一条,“再说屏蔽你。”

    对面祭上标点符号大法,回了他六个点,喻文州勾着嘴唇笑了一下,又加一条,“我今晚不回去吃了,有人请客。”

    “谁?”

    “王杰希。[微笑]”

    “……让王氏集团破产吧![叼烟]”

    “呵呵。”

    “呵呵”永远是结束对话的利器,叶修大概是被他噎住了,半晌没回他,喻文州心情颇好地重新戴上耳机,短信一直没有再来,叶修的手机是没电了?还是被偷了?

    叶修总要回最后一条,如果将收发短信比喻成一场羽毛球赛,他从来要得到对方没回的那一分。

    喻文州稍微思索了一下,并没有把这件小事放在心上。

    同居的恋人,不发生点龃龉是痴人说梦,小争端如同调情,喻文州也乐得陪他斗嘴,说穿了是幼稚,但又乐此不疲。

    何况他们了解彼此如同了解自己的一根肋骨,对待性的态度颇为开放,以至于予取予夺,冷落几天毫无坏处。

 

    在公司一直坐到中午,到了饭点,喻文州掏出手机瞄一眼,短信还是没回。他揿下显示器上的关闭按钮,按摩了一会儿眼部,盯了一上午的电脑,难免有些疲倦。他怀念起家中的柔软床铺,随即为自己懈怠的念头而失笑——爱情容易让人懒惰而不思进取,他也不能免除地受了影响。

    这还是要怪叶修。

    已经到了午休时间,几个姑娘约着去吃饭,喻文州一向是点外卖送到公司的,但他昨晚失眠,精神欠佳,胃口也不行,就暂时顾不上点餐,趴在桌子上想要小憩一会儿。

    这时候高跟鞋敲地一溜脆响,女秘书敲敲他桌子,“喻主管,总裁让您现在去一趟办公室。”

    喻文州礼貌地对她笑笑,“我知道了,谢谢。”

    女秘书等在原地,面露难色,“喻主管,总裁说现在……”

    喻文州诧异地看她一眼,站立起来,“好,我现在就去。”

 

    走进总裁办公室,喻文州怔了数秒,用力抹脸,深深吸气,来确定自己没看走眼——

    “叶修?!!!”

    面前男人西装革履精英派头,脸分明是那张脸,却处处透着诡异的违和感,他表情也透着诡异,目光在喻文州脸上停留数秒,挥了挥手让秘书下去,门合上时一声轻微的“咔哒”,才让喻文州回过神来。

    “喻主管。”

    叶修伸出夹烟的手,在桌面上的烟灰缸里轻轻磕了一下,簌簌落下一串烟灰。

    这种霸道总裁的风范是哪来的啊?他简直想上去扯这人的脸。

    “惊喜么?哥成了你的顶头上司。”

    “……”喻文州无语。

    “过来。”叶修冲他拼命勾手。

    “干什么?”喻文州看他一眼,慢慢挪了几步,被叶修拉着领带一拽,不得不靠过去,距离近到几乎鼻尖相触。

    喻文州只来得及抢出一句“监控”,就被钳着下巴亲上去,叶修的舌头探进去乱七八糟一阵翻卷,又气势汹汹地深入,几乎伸到喉咙,他觉得难受,想别过脸去,却被叶修不依不饶地用唇舌堵着,喻文州用力踩他的脚,却被干干脆脆地被搂进怀里。

    叶修一使劲,两人都跌进宽大的皮质座椅。

    “我会那么蠢?监控早关了。”

    喻文州简直懒得理他。

    “叶总真是尸位素餐,以权谋私。”

    “我是身体力行,教下属人生道理。”

    这人得意洋洋,眼里的笑意让人想照脸闷一拳。

    叶修箍着他的腰不让他起来,刚刚初秋天气,衣物都算轻薄,两人叠在一块儿,喻文州不难感觉到叶修某个部位的蓬勃。他推搡了几把,却发现叶修仿佛很享受这种不痛不痒的推拒,甚至眯起了眼睛。

    “你是在点火。”

    叶修好整以暇地说。

    任何文明人在叶修面前都会爆粗,这是几年前,他们还在电竞赛场时,就有人做过的总结。

    “去你的。”

    以喻文州之能,还说不出多么高水平的粗口,他甫一出口,叶修就笑出了声,胸腔沉沉震动着,引得皮椅一阵震颤。

    喻文州没放弃挣扎,但叶修的手已经伸进他衣服里,顺着一节一节脊椎按下去,还要向下走,喻文州的声音都夹杂了几分痛苦了。

    “叶修……”

    “别闹,忙着呢。”叶修笑着,又贴着他耳朵哄劝,“乖一点,啊?”

    喻文州愤愤地对着他耳朵上用力咬下去。

    “嘶……不对你动粗是不行了!”

    叶修也加了力气,喻文州感觉后边一凉,心知后方失守,只来得及死死护住裤腰带,被叶修慢条斯理地掰着手指拉开,一时犹如等待抽筋扒皮的俎上鱼,内心已千百遍问候叶修的祖宗,张口只发出一两声自己听了都脸红的呻吟。

    “啊……”

    喻文州欲哭无泪。

    叶修胜券在握地一笑,善于微操的双手更是不闲着,尽在下三路打转,两人西装外套早就被扯下来扔到了一边,领带扯歪了,从头顶褪下来抛在地上。

    叶修记忆力很好,他知道喻文州喜欢什么。

    “这里是……公司……”喻文州有气无力。

    “我是总裁!”

    叶总裁的王霸之气血洗全场,说出的话更是直白而欠揍到了一定程度,让人吐槽都无能。

 

    喻文州一个激灵,睁开了眼。

    自己还是在公司,显示屏上的绿色指示灯一明一灭,他口干舌燥,又兼头昏脑涨,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刚刚是一场梦?

    这梦境真实得可怕,他心想,真不该加苏沐橙好友圈,回去就屏蔽。

    这什么霸道总裁的情节啊!

    这时候高跟鞋敲地一溜脆响,女秘书敲敲他桌子,“喻主管,总裁让您现在去一趟办公室。”

    梦里的诡异感再次涌上心头,他张了张口,问,“我们换总裁了吗?”

    “您怎么知道的?”女秘书惊讶地笑了,“新来的总裁姓叶,您认识吗?”

    喻文州面色一变。

 

 

END

  176 16
评论(16)
热度(176)

© 莼菜头 | Powered by LOFTER